內篇雜上第五(節選)

晏子春秋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晏子再治阿而見信

景公使晏子東阿宰,三年, 毀(毀謗)聞 於國。景公不說(悅), 召而免(免職)之。
晏子謝曰:「之過矣,請復治,三年而譽必聞於國。 」景公不忍,復使治,三年而譽聞於國。景公說, 召而賞之。景公問其故。

對曰:「昔者之治也,築蹊徑(小路), 急門閭(指鄉里)之政,而淫民惡之;舉儉力孝弟, 罰偷窳(ㄩˇ;敗壞), 而惰民惡之;決獄不避,貴彊(豪門權貴)惡之; 左右所求,法則予,非法則否,而左右惡之;事貴人體不過禮,而貴人惡之。是以 三邪(指淫民、惰民、強貴)毀乎外, 二讒(國君左右、貴人)毀於內, 三年而毀聞乎君也。今臣謹更之,不築蹊徑,而緩門閭之政,而淫民說(悅); 不舉儉力孝弟,不罰偷窳,而惰民說;決獄阿(ㄜ’迎合)貴彊, 而貴彊說;左右所求言諾,而左右說; 事貴人體過禮,而貴人說。是以三邪譽乎外,二讒譽乎內, 三年而譽聞於君也。昔者之所以當誅者宜賞,今所以當賞者宜誅, 是故不 敢受。」景公晏子賢,迺(乃)任以國政, 三年,而大興。


景公夜從晏子

景公飲酒,夜移於晏子,前驅款門(叩門)曰:「君至!」
晏子被元端,立於門曰:「諸侯得微有故乎?國家得微有事乎?君何為非時而夜辱?」
公曰:「酒醴之味,金石之聲,願與夫子樂之。」
晏子對曰:「夫布薦席(薦席,指 席子),陳簠簋(ㄈㄨˇ ㄍㄨㄟˇ; 古代祭祀盛稻梁黍稷的器皿。青銅製,長方形,有四短足,有蓋。)者, 有人,臣不敢與焉。」
公曰:「移於司馬穰苴之家。」前驅款門,曰:「君至!」
穰苴介冑(披甲戴盔)操戟立於門曰:「 諸侯得微有兵乎?大臣得微有叛者乎?君何為非時而夜辱?」
公曰:「酒醴之味,金石之聲,願與將軍樂之。」
穰苴對曰:「夫布薦席,陳簠簋者,有人,臣不敢與焉。」
公曰:「移於梁丘據之家。」前驅款門,曰:「君至!」
梁丘據左操瑟,右挈竽(古代一種吹奏樂器), 行歌而出。公曰:「樂哉!今夕吾飲也。微此二子者,何以治吾國; 微此一臣者,何以樂吾身。」
君子曰:「聖賢之君,皆有益友,無偷樂之臣,景公弗能及,故兩用之,僅得不亡。」

景公賢魯昭公去國而自悔

魯昭公棄國走(魯昭公25年, 魯國發生三桓之亂,魯昭公被迫逃往齊國)齊公問焉,曰:「君何年之少, 而棄國之蚤?奚道至於此乎?」

昭公對曰:「吾少之時,人多愛我者,吾體不能親;人多諫我者,吾志不能用;好則內 無拂(ㄅ|ˋ;輔助)而外無輔,輔拂無一人, 諂諛我者甚眾。譬之猶秋蓬(秋天時的蓬草)也, 孤其根而美枝葉,秋風一至,根且拔矣。」

景公辯其言,以語晏子,曰:「使是人反(返)其 國,豈不為古之賢君乎?」
晏子對曰:「不然。夫愚者多悔(經常後悔), 不肖者自賢(自以為賢能), 溺者不問墜,迷者不問路。 溺而後問墜,迷而後問路,譬之猶臨難 而遽(急忙)鑄兵(鑄造兵器), 噎(|ㄝ;食物塞住咽喉,氣透不過來)而遽掘井, 雖速亦無及已(來不及)。」

晏子之御感妻言而自抑損

晏子相,出,其御(馬車夫)之 妻從門間而闚(窺),其 夫為相御(齊相的馬車夫),擁大蓋, 策駟馬,意氣揚揚,甚自得也。既而歸,其妻請去。夫問其故,妻曰:「晏子長不滿六尺 ,相國,名顯諸侯。今者妾觀其出,志念深矣(志氣思想深厚 ),常有以自下者(謙虛待下)。 今子長八尺,迺(乃)為人僕御;然子之意, 自以為足,妾是以求去也。」

其後,夫自抑損(馬車夫態度變為謙恭)晏子怪而問之, 御以實對,晏子薦以為大夫。


《晏子春秋》是記敘春秋時代齊國著名政治家、思想家晏嬰(西元?-前500年)言行的一部歷史典籍。 書初成於春秋末期,由齊國史官與晏嬰的賓客記載而形成。後經稷下先生的整編,而流傳於世。 西漢時,經劉向的整理,《晏子春秋》共8卷,包括內篇6卷(諫上下、問上下、雜上下), 外篇2卷,計215章,全部由短篇故事組成。可視為是中國第一部短篇小說集,也有人視《晏子春秋》為 最早的人物傳記,「雖無傳記之名,實傳記之祖也。」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