內篇問上第三(節選)

晏子春秋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景公問治國何患

景公問於晏子曰:「治國何患?」 晏子對曰:「患夫社鼠」 (社稷廟內的老鼠。指國君身旁的奸臣。)
公曰:「何謂也?」
對曰:「夫社,束木而塗之(社稷建築以木條聯結,外面塗上泥土), 鼠因往託(老鼠因此喜歡居住)焉, 熏之(用火燻老鼠)則 恐燒其木,灌之則恐敗其塗(用水灌則擔心土牆倒塌), 此鼠所以不可得殺者,以社(保護社稷建築)故也。 夫國亦有焉,人主左右(近侍)是也。內則蔽善惡於君上, 外則賣權重於百姓,不誅之則亂, 誅之則為人主所案據(把持,保護),腹而 有之(腹,厚也;有,友也;指人主對近侍寵信厚愛),此亦國之社鼠也。 人有酤酒(賣酒)者,為器(裝酒的酒壺)甚 潔清,置表(表;古代酒店門前掛著的酒旗,做為招牌)甚 長,而酒酸不售(酒都變酸了,還賣不出去),問之里人(鄰里鄰居)其故, 里人云:『公狗之猛,人挈器(提著酒器)而入, 且(將)酤公酒(向你買酒),狗 迎而噬之(狗咬人), 此酒所以酸而不售也(店門有惡犬,所以顧客不敢前來買酒)。』 夫國亦有猛狗,用事者(主持政事的人)是也。有道術之士,欲干萬乘之主, 而用事者迎而齕(ㄏㄜˊ;用牙齒咬)之, 此亦國之猛狗也。左右為社鼠,用事者為猛狗,主安得無壅(蔽塞),國安得無患乎?」


景公問明王之教民何若

景公晏子曰:「明王之教民何若?」 晏子對曰:「明其教令,而先之以行義;養民不苛,而防之以刑辟(刑法); 所求於下者,不務於上;所禁於民者,不行於身(上兩句,皆指以 身作則)。守於民財,無虧之以利,立於儀法,不犯之以邪。苟所求於民,不以身害之,故下之勸從其教也。 稱事(衡量事情狀況)以任民, 中聽(不聽信偏頗讒言)以禁邪, 不窮之以勞,不害之以實,苟所禁於民,不以事逆之,故下不敢犯其上也。 古者百里而異習(習慣不同), 千里而殊俗(風俗不同), 故明王修道,一民同俗(使民俗相同), 上愛民為法,下相親為義,是以天下不相遺,此明王教民之理也。」


景公問忠臣之事君何若

景公問於晏子曰:「忠臣之事君也,何若?」
晏子對曰:「有難不死,出亡不送。」
公不說(悅),曰:「君裂地而封之,疏爵而貴之, 君有難不死,出亡不送,可謂忠乎?」
對曰:「言而見用,終身無難(君主能聽忠言,終身無難), 臣奚死焉?謀而見從,終身不出(不會出亡),臣奚送焉? 若言不用,有難而死之,是妄死也;謀而不從,出亡而送之,是詐偽也。故忠臣也者,能納善於君, 不能與君陷於難。」


景公問古之蒞國者任人如何

景公晏子曰:「古之蒞國治民者,其任人(人 事任用的原則)何如?」
晏子對曰:「地不同生(每個地方培養出的人才不同), 而任之以一種(只根據 一種才能而任職),責其俱生不可得(不可要求部屬具備所有的才能); 人不同能(不同才幹), 而任之以一事,不可責遍成(不可要求部屬任何事都能夠做好)。 責焉無已(要求無盡), 智者有不能給;求焉無饜(不滿足),天地有不能贍(供養)也。 故明王之任人,諂諛不邇(近)乎左右,阿黨(ㄜ ㄉㄤˇ; 結黨徇私)不治乎本朝;任人之長(長處), 不彊其短(不強求其短處), 任人之工(專長),不彊其拙(不強求其弱點)。 此任人之大略也。」


景公問古者離散其民如何

景公晏子曰:「古者離散其民,而隕失其國者,其常行何如?」
晏子對曰:「國貧而好大,智薄而好專(專斷獨裁); 貴賤無親焉,大臣無禮焉;尚讒諛(喜愛諂媚)而賤賢人, 樂簡慢而玩百姓;國無常法,民無經紀;好辯以為忠,流湎(ㄌ|ㄡˊ ㄇ|ㄢˇ; 沉溺於酒;放縱而無節制)而忘國,好兵而忘民;肅於罪誅, 而慢於慶賞(嚴刑峻罰,而吝惜功賞);樂人之哀, 利人之難;德不足以懷人,政不足以惠民;賞不足以勸善, 刑不足以防非:亡國之行也。今民聞公令如寇讎,此古離散其民,隕失其國所常行者也。」


《晏子春秋》是記敘春秋時代齊國著名政治家、思想家晏嬰(西元?-前500年)言行的一部歷史典籍。 書初成於春秋末期,由齊國史官與晏嬰的賓客記載而形成。後經稷下先生的整編,而流傳於世。 西漢時,經劉向的整理,《晏子春秋》共8卷,包括內篇6卷(諫上下、問上下、雜上下), 外篇2卷,計215章,全部由短篇故事組成。可視為是中國第一部短篇小說集,也有人視《晏子春秋》為 最早的人物傳記,「雖無傳記之名,實傳記之祖也。」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