羅臺山逸事

樂鈞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羅臺山有高,江右(江西)人。 嘗察(考察推舉為)孝廉(舉人), 不汲汲仕進,抗志(志向 高尚不屈)讀書,以博雅聞海內。 能拳勇,善擊劍,風流雋爽,殊有奇氣。

好購買古器鼎蠡權律(權,秤錘;律,律呂,古時正樂律的器具)之屬 充列几案。又好蓄奇石,有奇章南宮之癖(奇章,指唐代牛僧孺,曾封奇章公;南宮,指宋代米芾;兩人皆好蓄奇石)。 數千里外,獨行無僕從。嘗慕瞿唐灩澦峨眉劍閣山水之雄險, 束裝獨遊。比(等到)返,載石盈舟, 如百萬金寶,壓舟欲沈墜。處石以囊,其上者以縑帛。坐舟中捧運摩挲(撫摸),終日不休。

舟子竊窺視,以為財也,夜相與謀,議殺客而分其有。舟子四:一老翁,其二為翁子, 一為傭者。二子及傭者竊語,翁入閣,初皆神秘之,翁詰不已,始以所謀告。翁驚曰: 「噫!烏乎可?」二子曰:「厚利也,且易而無禍,何 葸(ㄒ|ˇ;畏懼;退縮)焉?」翁不能止, 嘆息去。時已寢,忽驚覺,潛起,屬(貼近)耳察之 審(清楚),還就枕。

後數日,薄暮,舟泊荒江叢葦間,其儕請曰:「今日享神介福,願以 餕餘(ㄐㄩㄣˋ ㄩˊ;吃剩或祭拜過的食物)為客壽, 客其無辭!」曰:「甚善。」舟子,喜以酒肴 進。知其酒,鴆(ㄓㄣˋ; 毒酒)也。置不飲。舟子陰異(覺得有異), 之然欺其獨(獨自一人), 夜度無所避匿,亦不固強。自出紹興釀 一瓮(ㄨㄥˋ;一種口小腹大, 用以盛東西的器具),傾杯大嚼,瓮幾罄(ㄑ|ㄥˋ; 用盡),偽醉,據榻滅燭寢。

頃之,三人各秉炬持刀入,刀晃晃如霜雪。一人舉刃就枕下悉力 斫(ㄓㄨㄛˊ;以刀斧砍削)之,覺有異,驗之非人, 蓋捲被為之,如酣臥狀。相與大駭,搜索,聞在別艙呼曰:「余在此。」一人奔之, 忽飛一石起,中腕,腕傷刀落,二人次至,亦如之;遂突起擊三人俱仆,拽而疊之, 拾刀擬其項,笑曰:「余能前知,安得犯余?余無金,亦無點金術, 爾曹(汝輩、你們)何利焉? 姑與爾曹戲,故不洩也;藉以殲厥(其)敗類,聊逞余志。」

三人哀呼乞命,翁亦來跽請,麾之起曰:「翁無罪也,毋恐!」翁泣曰:「三人者, 罪固不宥,然老朽之嗣,斬於是矣,幸仁人寬假之!」從容擲刀曰:「為翁故, 貸(寬貸)爾 曹死,亟(緊急、急切)革乃心;脫(假使)復 故態,必血吾刀矣。且孤蹤遠涉者,類能自保,如某(自稱)猶 其季指(小指;指自己還不是真正厲害的角色)耳。 遇之悉當善視,毋自取戾(禍), 搖尾態不足常恃也。」眾唯唯。於是共疑神人,奴僕事之。訖於既, 不敢有貳(貳心)


樂鈞(1766∼1814),原名宮譜,字元淑,號蓮裳,別號夢花樓主,清臨川長寧高坪村人。 嘉慶舉人。工詩。才名遊王候公卿間。著有《青芝山館詩集》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