遊欖山記

姚瑩

Tony私選的古文觀止

余嘗北至京師,東過(河流名, 在山東、江蘇間),下金陵,觀錢塘,復泝( ㄙㄨˋ;逆水而上)大江,逾嶺(南嶺)以南,幾經萬里。 其間郊原、陂隴(山徑險峻處)、狐墟、兔窟、尤喜獨窮之。 每詢土風,接人士,未嘗不嘆幸天下之太平也!

及來廣州,值海盜內躪(侵擾),烽火警日聞, 足不出者一年。大臣以天子威靈,誅撫之既定;乃以庚午(嘉慶15年, 西元1810年)七月之(至)鄉。 是鄉在香山(廣東省香山縣)治東北七十里, 居稠(稠密;繁多)而民富,無幽奇壯觀之勝,而人士彬彬有文采。

秋日氣爽,有何生者,邀余登是山。出市門數武( 古時以三步為一武),阡陌縱橫,人家三五相望,皆牡蠣為垣( 矮牆),中環峻牆,樓宇傑出,繞屋芭蕉徑丈。其一望深樹蒙密,則荔支龍眼也。時荔支已三熟, 餘實猶纍纍(繁多、重積的樣子)可愛; 鬻(銷售)其利,歲數萬計。三里許,至一坊, 曰山邊,即欖山矣。先過開元寺,寺小而潔,有老僧聾且病。後有軒,遊人之所憩也。 軒面山而背澗,多梅,芙蓉一本(棵)出檐際, 方盛開爛然(燦爛)。有泉,甘而冽,纔尺許, 大旱不竭,盛潦(水災)不盈,之戶以萬, 咸飲之。既登山,山不甚崇,可眺數十里,之比櫛( 形容房屋排列緊密)如鱗,煙火如雲者,皆見焉。南俯平田百頃, 遙望水濴洄(|ㄥˊ ㄏㄨㄟˊ;水流迴旋的樣子)如帶, 則內河之通海者。

何生告余曰:「此戰場地!吾以來,未嘗被兵。往歲十月,賊艦數十, 忽登岸。是時賊方得志於內河,河東西七郡皆擾,廣州尤甚,乘銳陵吾鄉,地無營師,一巡檢治之, 至是不知所為。賊進至山下一里矣,倉卒集鄉人強者數百人,為三隊拒之; 前持刀楯(ㄕㄨㄣˇ;盾;古代用來抵禦敵人兵刃及保護自己的兵器。), 後張弓矢,最後斬木削竹以繼。旦日,水師至,賊乃退。是役也, 賊死傷甚眾,吾鄉亡七人,傷十六人耳。以民素健,習武者眾也。後益修補,賊再至,不攻而去。 方戰時,吾與眾登此山望,勢甚洶洶。帕首(額巾; 盜匪皆以巾堶滿F指盜匪)之眾,數倍我師,觀者失色。事之解,幸也!七人者既死,鄉人義之, 群葬於此山之陽(南面),祠以報。」余往觀七人冢, 信然。

差呼!天下承平久矣!武事漸弛,人不知兵,一旦有急,被難無足異。中海盜已舊, 顧大猖獗至此,何歟?蓋賊始皆縱橫海外,內河無恙也。虎門焦門碣石(皆為扼珠江口的要地)諸險, 猶逡巡(ㄑㄩㄣ ㄒㄩㄣˊ;徘徊不前)不敢入。 然恃內地奸民,私運米物以濟眾;尚書百公嚴其禁以蹙之,賊始懼。而將卒驕懦, 自總兵官許公敗歿,賊遂轉自焦門以入,登岸掠食。內河方議備具,賊已揚帆至矣。 倉卒故以不制。不然,胡離披(零落分散的樣子)至此哉! 百萬虎狼咆哮於門庭之內(指盜賊囂張),欲其無噬人,勢不可得; 此計之不能不出於撫也(以安撫代替征剿)。 且當倉卒時,水師既已不制,而猶有奮不顧身,力戰以衛鄉邑者,皆勇士也。 雖曰官募,實由民殷富,自能出資給之;然已憊矣。彼不如民者,又何如哉!

吾始見此鄉井里晏如,如未嘗被兵者。及聞何生言,觀其戰地, 瞿然(ㄐㄩˋ ㄖㄢˊ;驚恐;憂心)以懼,乃廢遊而返。


姚瑩(1785-1853),字石甫,一字明叔,號展和,晚號幸翁,安徽桐城人, 為桐城派學者之一。嘉慶24年(1819年)被派往台灣擔任海防同知。道光2年(1821年)被貶至噶瑪蘭擔任通判。 道光12年(1831年)調回江蘇,道光18年(1838年)調升台灣道, 成為台灣最高軍政省長。鴉片戰爭時,修築基隆砲台,擊退英艦。後中英議和,簽定南京條約, 英國向清朝追究斬俘之罪。姚瑩卻斬殺擄獲的英俘而被劾,流放四川。道光28年(1848年)因病回原籍, 咸豐元年(1851年)清文宗即位,起用姚瑩。 咸豐3年(1853年)姚瑩於湖南按察使任內逝世。著有《台北道里記》、《東槎紀略》、《中復堂全集》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