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陵楚軍水師昭忠祠記

曾國藩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咸豐九年,今侍郎玉麟,建水 師昭忠祠湖口(位於今江西省), 既刻石敘述戰事,又屬余為之記。

維時湖口以下,長江千里,皆賊地也(為太 平天國叛亂所佔據)。其明年,金陵(南京)官 軍潰敗,蘇浙淪陷。國藩奉 命總制兩江,乃議設淮揚水師一軍,以翼升統之。又兩年,議設太湖水師一軍, 以朝斌統之。厥後(其後)兩 君者皆沿江遵海,以達於蘇松常州諸內河;而上游吳楚之交, 惟公與總督岳斌之師,羅列如故。咸豐十一年,克復安慶同治元年 ,下蕪湖金柱關,及東西梁山;二年,克九洑洲;三年,遂克金陵。而蘇州省會 及所屬郡縣以次廓清,水師皆有力焉。余憫死事者之多,於是又奏建昭忠祠金陵,以妥將士之靈。

蓋自湖口而下,賊中無復大隊炮船,與我角逐水上;然我臨敵授命(戰歿)者 ,往往不絕。若乃高城巨壘, 千炮狙(ㄐㄩ;伺機、窺伺)伏,陸軍進攻,水師和之, 一堞(ㄉ|ㄝˊ;城牆上的齒狀矮牆)未攀,駢屍山積; 或連朝環擊,卒不能下,或創殘滿目,僅收一柵。甚者如九洑洲之役,攻剿三四日,凋耗二千人, 唱凱歌於公庭,飲泣於私舍。又或支河小港,扼守要隘,賊以短兵槍彈,迫我舟師;前者屢僵,後者堅拒, 終不得少移尺寸。又或倉卒赴援,內洋(指內海長江)行師, 如福山之役,輕舟顛簸於海濤颶風之中,須臾沈溺以數百計。此皆耳目昭著(較為人所知者)。 其餘邂逅捐軀夷傷而不振者,不可勝數也。

今東南大定,已逾五年,長江別立經制(常制;長江已另 外建立常制的水師部隊)。水師,將士新故更代,優游無事,欲問數年前戰爭之跡,已罕能言其狀者。 況更溯十載以前,若公之縱橫江上,出入鋒鏑,以摧方張之寇;公之 芒鞋(草鞋)徒步,以赴江西之急;又孰能道其彷彿? 安樂之時,不復好聞危苦之言,人情大抵然與?君子之存心也,不敢造次(倉 促)忘艱苦之境,尤不敢狃(ㄋ|ㄡˇ; 習慣)於所習,自謂無虞(無憂慮)。 禮俗政教,邦有常典,前賢猶因時適變,不相沿襲; 況乎用兵之道,隨地形賊勢而變焉也;豈有可泥(ㄋ|ˋ; 拘泥)之法,不敝之制?今之水師,蓋因賊之勢,立一時之法, 幸底於成耳(幸運成功平定太平天國之亂)。 異日時易勢殊,寇亂或興,若必狃於前事,謂可平賊者,即可概平天下無窮之變, 此非智者所敢任也。惟夫忠臣謀國,百折不回,勇士赴敵,視死如歸;斯則常勝之理,萬古不變耳。 其他器械財用,選拔校技,凡可得而變革者,正賴後賢相時制宜,因應無方,彌縫前世之失,俾日新而月盛, 又烏取夫顓(專)己守常, 姝姝(柔弱順從的樣子)焉自悅其故跡, 終古而不化哉!

今朝廷開方略之館(方略館,編輯清代開國以來各戰功之事 蹟),戰功將著於信史,不復備述;麤(ㄘㄨ;粗)述 殉難者之慘,使來者怵然(ㄔㄨˋ ㄖㄢˊ;驚懼的樣子)起敬。 又因推論兵家無常,用破吾黨自是之見,庶久而知所警畏云。


曾國藩(西元1811-1872年),字滌生,湖南湘鄉白楊坪人。道光18年(1838年)進士。 咸豐、同治年間,內有太平天國之亂,外有英法聯軍之禍。咸豐二年(1852年)冬, 太平軍之亂,曾國藩以在籍兵部侍郎奉命督辦湖南團練,乃集合羅澤南、胡林翼、彭玉麟等創立湘軍, 初肅清湖南,進而與太平軍角逐長江,卒平定太平天國之亂。曾國藩積極提倡洋務運動,為晚清著名的政治家, 同時是一位軍事家、文學家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