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後柬德升諸兄弟

周順昌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(第後,成進士後;柬,寫信;本文為作者考取進士後,寫給兄弟的一封信)

滸關(位於江蘇吳縣)分袂(ㄈㄣ ㄇㄟˋ;離別), 節序倏更(時節變更快速;比喻時間過得很快)。 獨坐靜思,長安花,何如故園柳?三百五十人(指 同榜進士的人),未知肝膽誰是?何如二三知己,連床夜話,上下千古哉!南望迢迢,覺鳥啼雲散, 俱足增故舊之思,鄉關(家鄉、故鄉)之感, 亦欲以微醉解之,苦不能酒。惟啜清茗數鍾(量詞。古代計算容量的單位。 一鍾約等於六斛四斗),伏枕求睡。夢中所見,或祖、 父聲容,或相知歌嘯,甚至牽衣(指兒 女作別之貌)畫眉(指夫妻燕婉之情)之態, 俱恍恍欲似,醒來益令人百端交集。語云:「晝思夜結」,良然良然。別後情景,大概可想。

今科繁費稍減,加之弟之省約,亦要得二百餘金。已去其半,此半竟無門可貸,真是苦事。 然大牽(大率;大概)積習使然,第一人 那能盡革?可奈何!月中分(分發)兵部觀政, 殊無政可觀。不過作揖、打躬、升堂、畫卯(吏胥差 役定期赴署報到)而已。天下事以虛文相蒙( 互相欺騙)者,大半類是。今漫以書生當局(以書生處理政事), 其籌邊治河大政無論;有問以簿錢穀之數, 天下幾何?茫不能對也。始知書不可不多讀。平日為八股緣(只學 做八股文應付科學考試),用了許多工夫,徒做一不識時務進士,良可笑也。 弟職應司理(掌理獄訟的事), 偶展《大明律》一卷,深文刻字,多所未諳,乃信「讀書不讀律,致君終無術。」兩言非浪語也。

最恨者,方今仕途如市(市場), 入仕如往市中貿易;計美計惡,計大計小,計貧計富,計遲計速。弟思今日正 委吏(小吏)乘田(指掌牛羊畜牧的職務), 東西南北惟命之日,只宜信心做去,美惡貧富,升沈遲,何所不可?須知銀子取 不盡,好官做不盡。予之角,去之齒,四其足,兩其翼(比喻 成為何種模樣),造物自有定數,安用營營(鑽 營)為?先儒云:「學者不可把第一等事讓別人做。」又謂:「惟淡可以從儉,惟儉可以養廉。」 有味哉!有味哉!間嘗以此意示之共事者,不謂迂,則謂矯。弟正甘心,獨怪夫世之不為迂、不為矯者 。眾亦相顧大笑。

意氣相期,孰如吾五人?近於合榜中,偶得一真士,相合尤奇。時正辭部日也;耳目甚眾, 彼獨以白鬚挺立於冢宰(周官名,六卿之首; 後世稱吏部尚書為冢宰)前,了無退避狀,無不撫掌。弟謂世人那一件不思做假, 此人尤犯仕途大忌,何以獨真?烏鬚藥(將頭髮 鬍鬚染黑的藥劑)豈少哉?實是有血性男子。急訪之,乃丙午科鹿善繼也, 果雅負北方之望,弟即以是笑問,渠亦駭焉。遂過我竟日, 揚搉(約略論述、略舉大要)千載, 抵掌時事,言朗朗可聽也。至一種熱腸勁骨,布衣蔬食之志,視吾五人殊不減, 勿謂(指北 京地區)中無荊卿高漸離(戰 國時隱於燕市的奇能異士;荊軻、高漸離先後謀刺秦王)也。竟代四知己訂交, 四知己亦為之快心否?

百餘日不得一晤,幾成鬱結病。一夕,風雨破窗亂入,愁不能寐,伸筆書之, 不自知其言之長也。青蓮(李白, 自稱青蓮居士)云:「長安如夢裡,何日得歸期?」使我淒絕。 合宅想清嘉如昔。三老伯謹以空函問候,曷勝愧汗。


周順昌(1584-1626),字景文,號蓼洲,吳縣(今江蘇蘇州)人。萬曆四十一年癸丑進士, 授福州推官(掌刑獄的法官)、文選司員外郎。正直清廉,疾惡如仇,魏大中被魏忠賢陷害逮捕時, 路過蘇州閶門,順昌親詣其船。押解囚犯的催人上路,順昌罵道:「若不知世間有不畏死之男子耶? 歸語魏忠賢,我即故吏部郎順昌也。」魏忠賢因此含恨在心。天啟六年魏忠賢令蘇杭織造太監李實誣告, 將順昌下鎮撫司獄,受酷刑而死,年四十三。崇禎元年(1628年)忠賢伏誅,謚忠介。著有《燼餘集》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