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姜箴勝門人

張鼐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杜門不見一客者,三月矣。留都( 明朝以南京為留都)散地,禮曹冷官,而乞身(舊時 視任官為委身於國君,故稱官員自請離職為乞身或乞骸骨)之人,其冷百倍。然生平讀書潔身, 可對衾影,即鄉曲(家鄉)小兒 忌謗相加,無怪也。獨念國家所重者人才,君子所惜者名行;今設為風波之世局, 令小人得駕為陷阱,而驅局外之人以納其中,縱不為斯人名行惜,其如國家人才一路何?人才壞而國事壞, 國事壞而士大夫身名爵位與之俱壞,吁,可懼也!不佞(自稱)歸 矣!有屋可居,有田可耕,有書可讀,有酒可沽; 西過震澤(太湖), 南過武林(指杭州),湖山之間, 賦詩談道,差堪自老。官居卿貳,年逾五十,而又黃門彈事(指 魏忠賢奸黨對作者的彈劾奏章),止云文章無用,恐濫金甌(破 壞疆土的完固),不減一篇韓昌黎送楊少尹序(楊少尹辭官而去,韓愈寫了這篇贈序)。 嘻,可以歸矣! 況又朝局以為庸縻(繫縛、牽絆), 而天子以為才望;宗伯(指禮部侍郎,作者當時任官於 禮部)墓門一片石(指死後立碑於墓前),即年 邀惠惇史(良史),不稱好結局哉?可以歸矣!

諦觀(仔細觀察)年 來士大夫風尚,愈趨愈下,鰓鰓(ㄒ|ˇ ㄒ|ˇ;憂 愁恐懼的樣子)惟異己是除,私人是引;人為人出缺,人為人 營遷(指官場徇私);不論官方,不談才品;目中豈復有 君父,而堪以服天下,挽世運乎?足下,講臣也,朝夕對重瞳(指 皇帝;語出史記:舜目重瞳),須留一段光明於胸中,即不宜輕發以逢時忌,而因事陳規,婉詞微諷, 當有旋轉妙用,莫負此千載遭逢也!吾輩口不宜快,而心固不可不熱。二疏已上,速去為幸, 扁舟已買江上矣(表明自己決意退隱的心跡)


張鼐,明朝人,約1630年代。天啟時官少詹事,陳言十事,語斥近習,魏忠賢惡之,擢南京禮部右事郎。 上疏引疾,忠賢責以詐疾要名,削其籍。著有《寶日堂雜鈔》。

本文是作者寫給門人姜箴勝的書簡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