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霞客傳

錢謙益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徐霞客者,名弘祖(後因避清高宗弘曆諱, 而改為宏祖)江陰梧塍里人也。高祖(祖父的 祖父),與唐寅(唐寅,字伯虎,明代畫家)同舉, 除名(除去名籍,取消原有的資格)嘗 以倪雲林(元代知名畫家)畫 卷償博進(賭博所輸的錢)三千, 手跡猶在其家。霞客生里社,奇情郁然, 玄對(默對)山水,力耕奉母。 踐更繇役(受錢代人服徭役), 蹙蹙(憂傷)如籠鳥之促隅(局限 在某個狹小範圍內),每思颺去(高飛)。年三十,母遣之出遊。 每歲三時(指春、夏、秋三季)出遊, 秋冬覲(ㄐ|ㄣˇ;拜謁)省,以為常。東南佳山水, 如東西洞庭陽羨京口金陵吳興武林浙西徑山天目東、五泄四明天臺雁宕南海落迦, 皆几案(小桌子)衣帶間物耳(指爬這些大山如稀鬆平常物)。 有再三至,有數至,無僅一至者。

其行也,從一奴或一僧、一仗、一襆被(棉被), 不治裝,不裹糧;能忍饑數日,能遇食即飽,能徒步走數百里,淩絕壁,冒叢箐(竹木叢生的地方), 扳援下上,懸度綆汲(ㄍㄥˇ ㄐ|ˊ;以懸索度山谷,攀繩登山, 如綆之汲水。綆,水桶上的繩子),捷如青猿, 健如黃犢(小牛);以 崟(|ㄣˊ;高)岩為床席,以溪澗為飲沐, 以山魅、木客(傳說中的山中怪 獸)、王孫(猴子)、 貜父(馬猴)為伴侶, 儚儚(ㄇㄥˊ ㄇㄥˊ;昏亂迷惑的樣子)粥粥(柔弱 、謙卑的樣子),口不能道;時與之論《山經》,辨水脈,搜討形勝, 則劃然(裂開,指突然)心開。 居平未嘗鞶帨(ㄆㄢˊ ㄕㄨㄟˋ;大帶與佩巾,比喻華麗 的藻飾)為古文辭(指雕鑿章句), 行遊約數百里,就破壁枯樹,燃松拾穗,走筆為記,如甲乙之簿(評 定優劣的本子),如丹青之畫,雖才筆之士,無以加也(形容徐霞客的文筆佳)

(天台山、雁蕩山)還, 過陳木叔小寒山(陳函輝,原名煒,字木叔 。崇禎進士。小寒山:陳函輝所居之地,其自號小寒山子。)木叔問:「曾造雁山絕 頂否?」霞客唯唯。質明(天剛亮)已 失其所在,十日而返。曰:「吾取間道,捫蘿上龍湫,三十里, 有焉,雁所家也。扳絕磴上十數里,正德(明武 宗年號)白雲雲外兩僧團飄尚在。復上二十餘里, 其顛罡風(ㄍㄤ ㄈㄥ;道家稱天 空極高處的風為罡風。今用以形容強烈的風)逼人,有麋鹿數百群,圍繞而宿。三宿而始下。」其與 人爭奇逐勝,欲賭身命,皆此類也。已而遊黃山白嶽九華匡廬(廬山); 入,登武夷,泛九鯉湖;入, 謁玄嶽(武當山); 北遊;上華山, 下青柯枰(華山谷口內), 心動趣(ㄘㄨˋ;催促)歸, 則其母正屬疾,齧指(咬手指)相望也(曾子從仲尼在楚, 萬里而心動,辭歸問母,母曰:「思爾齧指。」,後引伸為母親對兒子的渴念)

母喪服(闋服,三年守喪期滿除服), 益放志遠遊。訪黃石齋(黃道明 ,明福建漳浦人),窮山之勝,皆非人所知。登羅浮, 謁曹溪,歸而追及石齋雲陽。往復萬里,如步武(三步為一武)耳 。繇(由)終南背走峨眉, 從野人采藥,棲宿岩穴中,八日不火食,抵峨眉,屬酋 阻兵(奢崇明。本苗族,世居四川永甯,為宣撫司。 明嘉宗時叛亂,進圍成都,國號大樑,後由朱燮元平定其亂),乃返。 隻身戴釜,訪琱s於塞外,盡歷九邊(明 代北方的九處要鎮)厄塞。歸,過余山中,劇談四遊四極 (《太平御覽》記載四方極遠之地)九州九府, 經緯分合,歷歷如指掌。謂昔人志星( 官星宿天象的總稱,指天文)輿地(地理), 多承襲附會;江河二經(長江、黃河兩條幹流為南北二經流), 山川兩戒(兩界;中國地理的南北兩界),自紀載來, 多囿於中國一隅。欲為崑崙海外之遊,窮流沙而後返。小舟如葉,大雨淋濕,要之(邀他)登陸,不肯,曰: 「譬如澗泉暴注,撞擊肩背,良足快(爽快)耳!」

丙子(崇禎九年,1636年)九月,辭家西邁。 僧靜聞願登雞足(山名, 在雲南賓川西北)禮迦葉(摩訶迦葉), 請從焉。遇盜于湘江靜聞被創病死,函其骨,負之以行。泛洞庭, 上衡嶽,窮七十二峰。再登峨眉,北抵岷山,極于松潘 。又南過大渡河,至(黎州 、雅州,在今四川省),登瓦屋( 山名,在四川榮經縣東南)曬經諸山。復尋金沙江, 極于犛牛徼外(ㄐ|ㄠˋ ㄨㄞˋ,域外;出產犛牛的邊遠地區;指西藏)。 由金沙南泛瀾滄,由瀾滄北尋盤江( 有南盤江、北盤江),大約在西南諸夷境,而貴竹( 即貴築,縣名)南之觀亦幾盡矣。過麗江, 憩點蒼(山名,一名大理山,在今 雲南大理)雞足。瘞(|ˋ; 掩埋)靜聞骨于迦葉道場,從宿願也。

雞足而西,出玉門關數千里,至崑崙山, 窮星宿海(在青海省鄂陵湖以西, 為黃河源散流地面而形成的淺湖群,羅列如星,故名),去中三萬四 千三百里。登半山,風吹衣欲墮,望見方外(異域)黃金寶塔。 又數千里,至西番(即西藏),參大寶法王鳴沙以外,咸稱胡國,如迷盧阿耨諸名( 皆西域國名),由旬(梵語里程單位,約當軍行一日的 行程)不能悉。《西域志》稱沙河阻遠,望人馬積骨為標識,鬼魅熱風,無得免者,玄奘法 師受諸磨折,具載本傳。霞客信宿(再宿)往返 ,如適莽蒼(郊野蒼茫廣大的景色)。 還至峨眉山下,托估客(販賣貨物 的人)附所得奇樹虯根以歸。並以《溯江紀源》一篇寓余, 言《禹貢》岷山導江,乃氾濫中國之始,非發源也。中國入河之水為省五(五個省), 入江之水為省十一(十一個省), 計其吐納(河水量),江倍於河;按其發源(發源地), 河自崑崙之北,江亦自崑崙之南, 非江(長江)源 短而河(黃河)源長也。 又辨三龍大勢(國的山川河流的走勢、巍峨蜿蜒的龍脈和潛藏的龍脈大勢,從西到東, 將龍脈蜿蜒的地勢視為風水地脈,分為三勢,稱為三龍。),北龍夾河(黃河)之北, 南龍抱江(長江)之南, 中龍中界之,特短;北龍只南向半支入中國,惟南龍磅薄半宇內, 其脈亦發於崑崙,與金沙江相並南出,環滇池以達五嶺。龍長則源脈亦長, 江之所以大於河也(長江長度大於黃河)。 其書數萬言,皆訂補《經》《注》( 相傳《水經》為漢代桑欽所撰,故稱)諸儒疏解《禹貢》所未及 ,余撮(ㄘㄨㄛ;摘取要點)其大略如此。

霞客南,足不良行,修《雞足山志》,三月而畢。麗江木 太守(明雲南麗江府知府)乾餱 糧(乾餱,ㄍㄢ ㄏㄡˊ;乾糧), 具筍輿(用竹子編成的轎子)以歸。病甚, 語問疾者曰:「張騫鑿空(漢武帝時人, 首為漢溝通西域諸國;鑿空:開通道路) 」, 未睹崑崙唐玄奘元耶律楚材(字晉卿, 遼皇族,初仕金,後為元重臣,曾隨元太祖出征西域)銜人主之命, 乃得西遊。吾以老布衣,孤筇(ㄑㄩㄥˊ;竹杖)雙屨(ㄐㄩˋ,鞋子), 窮河沙,上崑崙, 歷西域,題名(揚名)絕國,與三人而為四(加入張騫、玄奘、耶律楚材 的行列,成為第四人),死不恨矣。」 余之識霞客也, 因劉履丁(字漁仲, 明末以諸生應辟召,擢郁林州知州)履丁為余言:「霞客西歸, 氣息支綴(勉強支持連綴其氣息), 聞石齋下詔獄,遣其長子間關(輾轉跋涉)往視, 三月而反,具述石齋頌繫(有罪入 獄而不加刑具;頌,寬容)狀,據床浩歎,不食而卒。」其為人若此。

梧下先生(作者自稱)曰:「 昔柳公權(字誠懸,唐著名書法 家)三峰(三峰:指蓮花峰、 落雁峰、朝陽峰),有王玄沖者,訪南坡義海,約登蓮花峰, 某日屆山趾,計五千仞為一旬(十天)之程, 既上,構煙為信」。如期 宿桃林(桃林坪,在華山谷口以南五里), 平曉,岳色清明,佇立數息,有白煙一道起三峰之頂。 歸二旬(二十天)玄沖至, 取玉井蓮落葉數瓣,及池邊鐵船寸許遺(贈 送),負笈而去。玄沖初 至,謂之曰:「茲山削成,自非馭風憑雲,無有去理(指無法爬 得上)。」玄沖曰:「賢人勿謂 天不可登,但慮無其志爾。」霞客不欲以張騫諸人自命,以玄沖擬之, 並為三清(道家以為人天兩界之外,別有三清, 即玉清、太清、上清,為神仙居住之地)之奇士,殆庶幾乎?霞客紀遊之書, 高可隱几(形容著書之多,超過小桌子的高度)。 余屬其從兄仲讎勘(校對、校勘)而豔情之(潤稿), 當為古今遊記之最。霞客死時年五十有六。 西遊歸以庚辰(明崇禎十三年(1640))六月 ,卒以辛巳(崇禎十四年)正月, 葬江陰馬灣。亦履丁云。


錢謙益(1582-1664),字受之,號牧齋,又號漁樵子,清常熟人。 明萬歷進士,授翰林院編修,天啟時典試浙江,轉右春坊中允,參與修《神宗實錄》。 後為魏忠賢羅織東林黨案牽連,削籍歸裡。崇禎初,起為禮部右侍郎,兼翰林院侍讀學士。 明末,因同馬阮等迎立福王,官至禮部尚書。後清多鐸定江南, 迎降,官至禮部右侍郎,因病告老,康熙三年卒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