洞庭山看梅花記

歸莊

Tony私選的古文觀止

中梅花,玄墓光復二山(在蘇州城西南六十里。 玄墓山因相傳東晉郁泰玄葬此而得名。)為最勝;入春則遊人雜遝(ㄗㄚˊ ㄊㄚˋ; 眾多而紛亂的樣子),輿馬相望。洞庭梅花不減二山, 而僻遠在太湖之中,遊屐(遊人)罕至, 故余年來多舍玄墓光復,而至洞庭

庚子正月八日,自昆山發棹(指船), 明日渡湖,舍於山之陽(山的南邊)路蘇生家。 時梅花尚未放,余亦有筆墨之役(忙碌於寫文章), 至元夕(元宵)後始及遊事。

十七日,侯月鷺翁於止各攜酒至鄭薇令之園。園中梅百餘株,一望如雪,芳氣在襟袖。 臨池數株,綠萼玉疊,紅白梅相間,古幹繁花,交映清波。其一株橫偃池中。余酒酣,臥其上,顧水中花影人影, 狂叫浮白(放開胸懷,暢快飲酒)。口占二絕句,大醉而歸寓。

其明日,乃為長圻之游,蓋長圻梅花,一山之勝也。乘籃輿,一從者攜襆被屐過平嶺, 取道周灣,一路看梅至楊灣,宿於周東藩家。明日,東藩移樽並絜山中 酒伴同至長圻。先至梅花深處名李灣,又止湖濱名壽址者, 怪石屴崱(ㄌ|ˋ ㄗㄜˋ;山峰高聳的樣子), 與西山石公(山名,位於洞庭西山 南。)相值。太湖之波,激蕩其涯,遠近諸峰,環拱湖外。既登高丘,則山塢湖村二十餘里, 瓊林銀海,皆在目中。還,過能仁寺,寺中梅數百株,樹尤古,多答蘚斑剝。晴日微風, 飛花滿懷。遂置酒其下,天曛酒闌,諸君各散去,余遂宿寺之翠岩房

自是日,令老僧為導,策杖尋花,高下深僻,無所不到。某勝處,有所謂西方景覽勝石西灣騎 龍廟者。每日任意所之,或一至,或再三,或攜酒,或攜菜及筆硯弈具,呼弈客登山椒對局,仍以其間, 閑行覓句,望見者以為仙人。足倦則歸能仁寺。山中友人,知余在寺,多攜酒至,待於花下。往往對客吟 詩揮翰,無日不醉。余意須俟花殘而去。

二十四日,路氏復以肩輿來迎,遂至山之陽。 明日,策杖至法海寺。歸途聞曹塢梅花可觀, 雨甚,不能往,遙望而已。 又明日,往翁港看梅,復遇雨,手執蓋而行。

二月朔,天初霽。薇令語余:「家園梅花尚未殘,可往盡餘興。」欣然諾之。薇令尚在書館, 余已先步至其園,登高阜而望,如云者未改也。徘徊池上,則白梅素質尚妍,玉疊紅梅,朱顏未凋,綠萼光彩 方盛,虢國淡掃,飛燕新妝(趙飛燕,漢成帝皇 后)家美人,玉聲珊珊,未墜樓下,佳麗滿前,顧而樂之。就偃樹而臥, 方口占(口中念出而不用筆墨起草的詩文)詩句未成 ,而薇令自外至。薇令讀書學道,吾之畏友,顧取余狂興高懷,出酒共酌。時夕陽在樹,花容光潔, 落英繽紛,錦茵可坐。酒半,酌一卮(ㄓ; 古代盛酒的器具)環池行,遍酹(ㄌㄟˋ;以酒灑地而祭)梅根, 且酹且祝。已復大醉,每種折一枝以歸。

探梅之興,以鄭園始,以鄭園終。以梅花昔 稱五嶺(在湖南、江西、廣東、廣西等省區邊境, 指越城、都龐、萌渚、騎田、大庾五嶺的總稱。大庾嶺多梅,又稱 梅嶺。)羅浮(山名,在廣東境內,以盛產梅花 聞名),皆遠在千里之外,無緣得至;區區洞庭,近在咫尺,聊以自娛。在長圻遇九年 前梅花主人,已不復相識,蓋顏貌之衰可知矣。而世事如故,吾之行藏如故,能無慨然?昨為薇令述 之。薇令曰:「人生逆旅,又當亂世,九年之後,尚得無恙,復來尋花,已為幸矣。」其言尤可悲也。 已復自念,惟當亂世,故得偷閒山中耳,半月之際,勿謂易得也。退而為之記。 )


歸莊(1613—1673),字玄恭,號痚a,明亡後改名祚明,又自稱歸藏、歸妹、歸乎來等。 昆山(今屬江蘇)人,與顧炎武友善,有「歸奇顧怪」之稱。歸莊善書畫,詩文在當時名氣甚大, 所作有《懸弓集》等,均已久佚。今人輯有《歸莊集》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