送姚姬傳南歸序

劉大櫆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古之賢人,其所以得之於天者獨全,故生而向學,不待壯而其道已成。既老而後從事, 則雖其極(窮盡)日夜之勤 劬(ㄑㄩˊ;勤勞),亦將徒勞而鮮 獲(少收穫)姬傳(姚鼐字 姬傳),甫弱冠而學已無所不窺,余甚畏(敬 服)之。姬傳,余友季和之子, 其世父(伯父)南青也。 憶少時與南青遊,南青年才二十,姬傳之尊 府(父親)方垂 髫(指童年)未娶。 太夫人(指姚鼐 的祖母)仁恭有禮,余至其家,則太夫人必命酒,飲至夜分乃罷。其後余飄流在外,倏忽三十年,歸與姬傳相見, 則姬傳之齒(年紀)已過其 尊府與余遊之歲矣。明年,余以經學應舉,復至京師。 無何(不久),則聞姬傳已舉 於鄉而來,猶未娶也。讀其所為詩賦古文,殆欲壓余輩而上之,姬傳之顯名當世, 固可前知(事先知道)。 獨余之窮如曩時(從前), 而學殖(學問的增長)將落,對姬傳不能不慨然而歎也。

王文成公(王守仁)童子時, 其父攜至京師,諸貴人見之,謂宜以第一流自待。文成問何為第一流,諸貴人皆曰: 「射策甲科(考中進士), 為顯官。」文成莞爾而笑曰:「恐第一流當為聖賢。」諸貴人乃皆大慚。 今天既賦姬傳以不世之才,而姬傳又深有志於古人之不朽, 其射策甲科為顯官,不足為姬傳道;即其區區以文章名於後世,亦非余 之所望於姬傳孟子曰:「人皆可以為堯舜」, 以堯舜為不足為,謂之悖天(違反 天理),有能為堯舜之資而自謂不能,謂之 謾天(不尊重天理)。 若夫擁旄仗鉞(舉大旗,持武器。旄鉞;ㄇㄠˊ ㄩㄝˋ;為將帥領統權柄的代表。), 立功青海萬里之外,此英雄豪傑之所為,而余以為 抑(還是)其次也。

姬傳試於禮部(禮部主持的考試), 不售(未考中)而歸,遂書之以為姬傳贈。


劉大櫆(1698年-1780年),清代桐城(安徽省桐城縣)人,字才甫,號海峰,為「桐城派」代表。 應博學宏詞試,為張廷玉所黜,以教書為業,直到老年,默抑以終。劉大櫆是桐城文派「三祖」之一, 是方苞的得意門生,也是姚鼐的老師。著有《海峰詩文集》、《論文偶記》、《評選唐宋八家文鈔》。

清代最具影響力而且影響文壇最久的文學流派,首推以方苞、劉大櫆、姚鼐為首的「桐城派」。 桐城派中,劉大櫆為文較喜歡鋪張排比。辭藻氣勢較方苞、姚鼐為盛,而雅潔淡遠則不如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