乙亥北行日記

戴名世

Tony私選的古文觀止

六月初九日(乙亥年,康熙34年,1695年), 自江寧(江蘇南京市)渡江。 先是浦口(南京市西北,位於 長江北岸)劉大山過余,要(邀)與 同入(今河北省); 余以貲用不給(財務不足),未能行。 至是徐位三與其弟文虎來送;少頃,郭漢瞻吳佑鹹兩人亦至 。至江寧閘登舟,距家數十步耳。舟中揖別(拱 手作揖道別)諸友;而氏兄弟,復送至武定橋,乃登岸,依依有不忍捨去之意。 是日風順,不及午,已抵浦口,宿大山家。大山有他事相阻,不能即同行。 而江寧鄭滂若適在大山家。滂若自言有黃白之術(道 家煉丹術,可化黃金為白銀),告我曰:「吾子(你)冒暑遠行, 欲賣文以養親,舉世悠悠,詎(豈)有能知子者?使吾術若成,吾子何憂貧乎?」 余笑而頷(ㄏㄢˋ;微笑點頭)之。

明日,宿旦子岡。甫行數里,見四野禾油油然(草木有光澤的樣子), 老幼男女,俱耘於田間。蓋江北之俗,婦女亦耕田力作 ;以視西北男子遊惰不事生產者,其俗洵(真實、確實)美矣。 偶捨騎步行,過一農家,其丈夫方擔糞灌園,而婦人汲井且浣衣; 間有豆棚瓜架,又有樹數株郁郁(美盛的樣子)然, 兒女啼笑,雞鳴犬吠。余顧而慕之,以為此家之中,有萬物得所之意,自恨不如遠甚也!

明日抵滁州(州名,位於今安徽省)境, 過朱龍橋,即盧尚書祖將軍李自成處,慨然有馳驅(比喻奔走效力)當世之志。 過關山,遇宿松(縣 名)朱字綠懷寧(縣名)咎元彥陝西來。 別三年矣!相見則歡甚,徒行攜手,至道旁人家縱談,村民皆來環聽,良久別去。

磨盤山,山勢峻峭,重疊盤曲,故名;為之要害地。 是日宿岱山鋪定遠(縣名)境也。 明日宿黃泥岡鳳陽(府名)境也。 途中遇太平(府名)蔡極生自北來。 薄暮,余告圉人(ㄩˇ ㄖㄣˊ;職官名。周置, 負責養馬芻牧等事。此指馬夫):「數日皆苦熱,行路者皆以夜,當及月明行也。」乃於三更啟行。 行四五里,見西北雲起;少頃,佈滿空中,雷電大作,大雨如注, 倉卒(猝)披雨具,然衣已沾濕。行至總鋪, 雨愈甚;遍叩逆旅(旅舍)主人門,皆不應。 圉人於昏黑中尋一草棚,相與暫避其下。雨止,則天已明矣。道路皆水彌漫,不辨阡陌。私嘆水利不修, 天下無由治也。苟得良有司(好官吏), 亦足治其一邑(縣)。惜無有以此為念者。

仰觀雲氣甚佳,或如人,或如獅象,如山,如怪石,如樹,倏忽萬狀。余嘗謂看雲宜夕陽,宜雨後, 不知日出時看雲亦佳也。是日僅行四十里, 抵臨淮(縣名); 使人入城訪朱鑒薛,值其他出。薄暮,獨步城外。是時隍(圍繞 在城牆外沒有水的壕溝)中荷花盛開,涼風微動,香氣襲人,徘徊久之,乃抵旅舍主人宿。

明日渡。先是臨有浮橋,往來者皆便之。及浮橋壞不修,操舟者頗因以為奸利。余既渡, 欲登岸,有一人負之以登,其人陷淖中,余幾墮。岸上數人來,共挽之,乃免。是日行九十里,宿連城鎮靈壁縣境也。

明日為月望(農曆十五日),行七十里而宿荒莊,州境也。 屋舍湫隘(ㄐ|ㄠˇ ㄞˋ;居處低溼狹小),牆壁崩頹, 門戶皆不具。圉人與逆旅主人有故,因欲宿此。余不可,主人曰:「此不過一宿耳,何必求安?」余然之。 是日頗作雨而竟不雨。三更起,主人苛(刻薄)索錢不已。 月明中行數十里,余患腹脹不能食,宿褚莊鋪

十七日渡河,宿河之北岸。夜中過閔子鄉, 蓋有閔子祠焉;明孝慈皇后(明太祖 朱元璋的皇后馬氏)之故鄉也。宿(徐州 及宿州)間群山盤亙,風氣完密;而徐州濱河,山川尤極雄壯, 為東南藩蔽(屏障),後 必有異人出焉。望戲馬台(江蘇省銅山縣南,東 晉安帝時劉裕曾在此大會賓客),似有傾圮。 昔蘇子瞻(蘇軾)徐州, 云:「戲馬台可屯千人,與州為犄角(互相支援)。」 然守當先守河也。是日熱甚,既抵逆旅,飲水數升。頃之,雷聲殷殷(眾多、 盛大的樣子)起,風雨驟至,涼生,渴乃止。是夜腹脹愈甚,不能成寐,汗流不已。

明日宿利國驛。憶余於 己巳(康熙28年,1689年)六月, 與無錫劉言潔,自濟南言潔體肥畏熱,而羨余 之能耐勞苦寒暑。距今僅六年,而余行役頗覺委頓(疲困)。 蹉跎荏苒(時間漸漸過去),精力向衰,安 能復馳驅當世!撫髀(ㄅ|ˋ;股部,大腿)扼腕,不禁喟然而三嘆也!

明日,宿滕縣(山東省縣名)境曰沙河店。 又明日,宿鄒縣境曰東灘店。是日守孟子廟,入而瞻拜; 欲登嶧山,因熱甚且渴,不能登也。明日,宿汶上。往余過汶上,有吊古詩,失其稿, 猶記兩句云:「可憐道游(春秋時魯桓公 的夫人文姜,是齊襄公的妹妹,卻與齊襄公亂倫,終於導致魯桓公遇害的歷史典故), 豈有門屈季孫(指孔子弟子閔子騫不願擔任季氏家臣的 歷史典故)!」餘不復能記憶也。

明日,宿東阿之舊縣。是日大雨,逆旅聞隔牆群飲拇 戰(猜拳;一種划酒拳), 未幾(不久)喧且鬥。余出觀之, 見兩人皆大醉,相毆於淖中,泥塗滿面不可識。兩家之妻,各出為其夫, 互相詈(ㄌ|ˋ;責罵),至晚乃散。 乃知先王罪群飲(周武王時禁止群聚飲酒,以免惹 事生非),誠非無故。明 日宿營茌平(ㄔˊ ㄆ|ㄥˊ;縣名。位 於山東省聊城縣東北)。又明日過高唐(縣名), 宿腰站(山東省平原縣西南)。 自茌平以北,道路皆水彌漫,每日輒紆迴行也。 聞(河北、山西)間水更甚,北行者皆患之。

二十六日,宿軍城(河北省唐山縣北), 夜夢(ㄠˇ;老婦)。媼于 余有恩而未之報,今歲二月,病卒於家;而余在江寧,不及視其含殮,心中時用 為愧恨!蓋自二月距今,入夢者屢矣。二十七日, 宿商家林(河北省河間縣南)。 二十八日,宿營任丘(縣名)。 二十九日,宿白溝白溝者,昔分界處也。 七月初一日,宿良鄉(河北省房山縣)。 是日過涿州(縣名), 訪方靈皋(方苞)於舍館, 適靈皋往京師。在金陵時, 日與靈皋相過從(來往), 今別四月矣,擬為信宿(兩個晚上)之談而竟不果。 及余在京師,而靈皋又已反涿,途中水阻,各紆道行, 故相左(未相遇)

蓋自任邱以北,水泛溢,橋樑往往皆斷,往來者乘舟,或數十里乃有陸。陸行或數里, 或數十里,又乘舟。昔天啟(明熹宗年號)中, 吾縣左忠毅公(左光斗)為屯田御史,興北方水利, 彷彿江南。忠毅去而水利又廢不修,良可嘆也!

初二日,至京師。蘆溝橋彰義門,俱有守者, 執途人(掌管關口的人)橫索金錢,稍不稱意, 雖襆被(ㄆㄨˊ ㄅㄟˋ;行李包裹)欲俱取其稅, 蓋榷(賦稅、稅收)關使者之所為也。 塗人恐濡滯(ㄖㄨˊ ㄓˋ;遲留、停滯), 甘出金錢以給之。惟徒行者得免。蓋輦轂(ㄋ|ㄢˇ ㄍㄨˇ;天子的車駕, 用以指天子。此處指京師)之下而為禦人之事(指攔路搶劫), 或以為此小事不足介意,而不知天下之故,皆起於不足介意者也。是日大雨, 而余襆被書笈(ㄐ|ˊ;書箱),為邏者所開視,盡濕, 塗泥被體。抵宗伯(禮部尚書的別稱)張公邸第。 蓋余之入京師,至是凡四,而愧悔益不可言矣!因於燈執筆,書其大略如此。


戴名世(1653年—1713年),字田有,一字褐夫,號藥身,又號懮庵。安徽桐城人, 世稱南山先生。清代散文家。曾自言「古文多憤世嫉俗之作,不敢示世人,恐以言語獲罪。」 作文主張以「精、氣、神。」為主。著有《南山集》,其中據桐城方孝標所撰《滇黔紀聞》一書, 記載南明諸王抗清事跡蹟,並書南明永曆帝之年號。後遭參劾,以大逆遭處死,為清初著名的文字獄案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