送王篛林南歸序

方苞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余與篛林(篛,音ㄖㄨㄛˋ) 交益篤(交往更深厚), 在辛卯、壬辰間(康熙五十、 五十一年;1711∼1712年。註:方苞因為戴名世《南山集》作序,受株連,以死囚身份被押繫於刑部監獄; 本文起筆僅以一句輕描淡寫,逶迤道出兩人之間深篤的患難之交,展現方苞主張「雅潔」的古文藝術標準。)。 前此,篛林金壇(江蘇省金壇縣), 余居江寧,率(通常)歷歲始得一會合。 至是余以《南山集》牽連繫(囚禁)刑部獄, 而篛林赴公車(為入京應試之代稱), 間一二日必入視余。每朝餐罷,負手( 反背著手)步階除(台階),則篛林推戶而入矣。 至則解衣盤薄(盤腿而坐), 諮(商討)經諏(ㄗㄡ; 諮詢)史,旁若無人。同繫者或厭苦,諷余曰:「 君縱忘此地為圜土(圜,音ㄏㄨㄢˊ;圓形的土;指監獄), 身負死刑,奈旁觀者姍笑何?(姍,音ㄕㄢ;姍笑,譏笑、 嘲笑)」然篛林至則不能遽(立即)歸, 余亦不能畏訾謷(ㄗˇ ㄠˊ;批評、詆毀)而閉所欲言也。

余出獄,編旗籍(清代對犯人的一種處罰方式, 將釋放的犯人戶籍編入軍隊,加以管制),寓居海淀篛林官翰林。每以事入城, 則館(住宿)其家。 海淀距城往返近六十里,而使問(派傳送信件問侯者)朝夕通, 事無細大,必以關憂喜相聞。每閱月(經過一個月)逾時, 檢篛林手書,必寸餘(信件厚度達寸餘)。 戊戌(康熙五十七年;1718年)春, 忽告余:「歸有日矣!(準備要返回故鄉了)」余乍聞, 心忡惕(ㄔㄨㄥ ㄊ|ˋ; 憂慮),若暝行(夜行)駐乎虛空之徑, 四望而無所歸也。篛林曰:「子毋然(勿然; 不要這樣子)。吾非不知吾子(你)無所向, 而今不能復顧子,且子為吾計,亦豈宜阻吾行哉!」篛林之歸也, 秋以為期(行期), 而余仲夏出塞門(指去長城以外的地方), 數附書問息耗(音訊、消息)而未得也。 今茲其果歸乎?吾知篛林抵舊鄉,春秋佳日, 與親懿(至親)遊好,徜徉山水間, 酣嬉自適,忽念平生故人,有衰疾遠隔幽者,必為北向惆然而不樂也。


方苞(1668年—1749年),字靈皋,號望溪,安徽桐城人,清代文學家,桐城派創始人。 康熙朝進士,因戴名世《南山集》案牽連入獄。康熙五十二年,清聖祖以「方苞學問, 天下莫不聞」,命方苞以白衣平民身分入值南書房,後官至禮部侍郎。 方苞繼承歸有光的「唐宋派」古文傳統,提出「義法」的論文主張,是清代桐城派散文的創始人。 姚鼐推崇方苞:「望溪先生之古文,為我朝文章之冠」。「義法」者,「義即《易 》之所謂『言有物』也, 法即《易》之所謂『言有序』也,義以為經 ,而法緯之,然後為成體之文。」著作六百篇傳世,收於《望溪先生集》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