復魯絜非書

姚鼐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桐城姚鼐頓首:絜非先生(原名士驥, 又名九皋,字絜非,號山木。曾受業于朱仕琇,仕琇推重姚鼐,於是絜非向姚鼐請教古文。)足下, 相知恨少,晚遇先生。接其人,知為君子矣;讀其文,非君子不能也。往與程魚門周書昌, 嘗論古今才士,惟為古文者最少;苟為之,必傑士也。況為之專且善,如先生者乎! 辱書(寫信給我)引義謙而 見推(稱譽)過當,非所 敢任。自幼迄衰,獲侍賢人長者為師友,剽取見聞, 加臆度(主觀揣測)為說, 非真知文、能為文也。奚辱(自謙之詞)命之(怎能 叫我來評論您的文章)哉? 蓋虛懷(虛心)樂取者,君子之心, 而誦所得以正(求教)於君子, 亦鄙陋(對自己謙稱)之志也。

聞天地之道,陰陽剛柔而已。文者,天地之精英,而陰陽剛柔之發也。惟聖人之言, 統二氣之而弗偏(沒有偏重)。然而《易》 、《詩》、《書》、《論語》所載,亦間(間或)有 可以剛柔分矣。值其時、其人,告語之體(說話、表達的文體), 各有宜也。自諸子(先秦諸子)而 降,其為文無弗有偏者(沒有不偏重;指文章風格都有所 偏重)。其得於陽與剛之美者,則其文如霆如電,如長風之出谷,如崇山峻崖,如決大川, 如奔騏驥(千里馬)。其光也, 如杲(ㄍㄠˇ;明亮)日,如火, 如金鏐(ㄌ|ㄡˊ;純美的黃金)鐵。 其於人也,如憑高視遠,如君而朝萬眾,如鼓萬勇士而戰之。其得於陰與柔之美者, 則其文如升初日,如清風,如雲,如霞,如煙,如幽林曲澗, 如淪(水波)如漾(水搖動貌), 如珠玉之輝,如鴻鵠(動物;似鶴,體形較大)之 鳴而入寥廓(遼闊的天空)。其於人也, 漻(ㄌ|ㄠˊ;清靜)乎其如嘆,邈乎其如有思, 暖乎其如喜,愀(ㄑ|ㄠˇ;容貌變色)乎其如悲。 觀其文,諷其音,則為文者之性情形狀,舉以殊(都是不一樣的)焉。

且夫陰陽剛柔,其本二端,造者糅(ㄖㄡˇ;混合)而 氣有多寡進絀(進退、消長),則品次億萬(品類多到億萬種), 以至於不可窮,萬物生焉。故曰一陰一陽之為道。夫文之多變,亦若是已。 糅而偏勝(陽剛或陰柔一方超過另一方)可也; 偏勝之極,一有一絕無(只有其中一種風格,另一種完全沒有),與夫剛不足為剛,柔不足為柔者,皆不可以言文。 今夫野人(沒有文化素養的人)孺子聞樂, 以為聲歌絃管之會爾。苟善樂者聞之,則五音十二律(十二 音律),必有一當(適當),接耳而分矣。 夫論文者豈異於是乎?歐陽曾公之文,其才皆偏於柔之美 者也,歐公能取異己者之長(別人的長處), 而時濟之;曾公能避所短而不犯。觀先生之文,殆近於二公焉。抑人之學文,其功力所能至者, 陳理義必明當,佈置取捨,繁簡廉肉(孔穎達《正義》:廉 ,謂廉棱;肉,謂肥滿。廉肉是古代的音樂術語,這堨峔荍峸e文章之瘦硬與豐腴)不失法, 吐辭雅馴(典雅)不蕪而已。古今至此者, 蓋不數數(常常)得。然尚非文之至。文之至者, 通乎神明,人力不及施也。先生以為然乎?

惠寄之文,刻本固當見與(接受別人饋贈的謙辭), 鈔本謹封還。然鈔本不能勝刻者。諸體中,書、疏、贈序為上,記事之文次之,論辨又次之。亦 竊識數語(私自加幾句評語)於其間, 未必當也。《梅崖集》(朱仕琇著)果有踰人處, 恨不識其人。郎君(魯絜非的兒子)、令甥皆美才, 未易量。聽所好,恣(放)為之,勿拘其途可也。 於所寄文輒妄評說,勿罪勿罪!秋暑,惟體中安否?千萬自愛!


姚鼐(|ㄠˊ ㄋㄞˋ),西元1731∼1815元,字姬傳,一字夢穀,清安徽省桐城人。曾主講紫陽、鍾山各書院多年,學者稱為惜抱先生。性恬淡不慕榮利,論學主集義理、考證、詞章之長,不拘於漢、宋門戶,精研經學,尤以古文名世,所為文高簡深古,所選《古文辭類纂》,義例甚嚴,於清惟取方苞、劉大櫆二家,習古文者奉為圭臬,而有桐城派之稱。著有《惜抱軒文集》等書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