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義帝論

查禮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天下事未有成一事、建一勳,而出自迂生腐儒之手者。況天下之大,帝王之重,又當干戈紛擾, 群雄角鹿(逐鹿)之秋 哉!蘇子瞻(蘇軾)楚帝曰: 「天下之賢主也。」以予觀之,義帝特一迂生腐儒爾,安在其為賢也?

宋義者,戰國遊士之流也。一言偶中,未必其遂能知兵 也(宋義見項梁有驕色,預料其必兵敗; 果然如其所料。義帝以為宋義知兵,而委以重任);乃驟加以「卿子冠軍」之名, 委以三軍之重(義帝遣宋義率大軍北上救趙, 號稱卿子冠軍),而又以輕急暴戾之項羽,使為之屬(部屬)。 二人之不相戕殺者,未之有也。之才與之力,皆非敵者。之 不能殺,而之能殺,亦事之易知者也。是義帝非能用義, 直以此殺爾。

入關之命,不遣而遣沛公,蓋以沛公之為長者爾。然是固不可以遣, 而亦不可以遣沛公。自古無因人成事之帝王也。義帝懷王孫,固民 之所望,而之不祀久矣;以民間牧羊兒,一旦據南面之尊,為諸侯王之長,斯亦奇矣。 又欲不煩一手足之勞,儼然為群雄之主焉;帝王之業,固若是易乎?且沛公入關, 則必滅;滅,則沛公之功高,而義帝不能制也。沛公入關, 則必怒而圖沛公;怒而圖沛公,則沛公不 能當沛公必敗,必勝;勝,則之氣橫, 而義帝益不能制之也。

雖強,易與(易與敵)也。 彼虐用其民既甚,其民皆有父兄之痛焉;兵至而不倒戈以相迎者幸也,而誰與之敵哉! 為義帝計,惟遣一將以救,而親率諸將以 擊,數始皇二世之罪,受子嬰之降, 除之法,與民休息。地百二(言秦 地險固,百倍於天下;百二,言倍之也;諸侯持戟百萬,秦兵當二百萬)山河, 天下莫強焉。雖大,僻在東南,其形勢非關中比。因之規以定都焉。 封項羽沛公各以大國,封諸侯之有功者以小國, 又封五國(燕齊韓趙魏)子孫之賢者, 以無絕其先祀。當是時,天下固義帝之天下也,雖項羽之暴, 何足忌(畏憚)哉!沛公, 固皆我之佐命臣爾。

惟前既有以失之心,而滅之功,又大半成於手,故得以擅其賞罰廢置之柄焉, 而天下之勢去矣。乃欲端拱安座,用人之勞,而享其逸,不亦繆乎!吾故曰:義帝特一迂生腐儒爾。 天下未有迂生腐儒之能成事者,其不終也固宜。


查禮(1716-1783),字恂叔,號鐵橋,直隸宛平人。乾隆年間以道員隨金川, 專司督運。後擢四川布政使,升湖南巡撫。未至任而卒。自幼聰慧穎悟,平生酷愛文物。 因購得一絕妙古代銅鼓,遂名其書房為「銅鼓書堂」,蒐集秦漢銅印六百餘個, 官印自王侯將相至蠻夷番屬,編纂《銅鼓書堂藏印》一書。擅長寫山水花鳥,尤善畫梅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