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遊記-遊西湖記

孫嘉淦

Tony私選的古文觀止

萬松嶺(在杭州城外)而望西湖, 一片空明,千峰紫翠,樓臺煙雨,綺麗清幽。向觀圖畫,恐西湖不如畫,今乃知畫不足以盡西湖也。

松嶺,渡長橋,至南屏南屏之山,怪石攢列,下有古寺,所謂 「南屏晚鐘」也。北曰雷峰,有塔高而色紫,所謂「雷峰夕照」也。西曰蘇隄,從南抵北 ,作六橋以通舟,植梅柳於其上,所謂「蘇隄春曉」。隄西有園亭,引湖水為沼以畜魚,所謂 「花港觀魚」也。隄東有洲,旁有三塔,影入湖中,所謂「三潭印月」也。潭北有亭翼然水面者 ,湖心亭也。亭北突起而韶秀者,孤山也。山有紫垣者,行宮(乾隆 南遊時所建造的行館)也。其東直抵城者,白隄也。蘇隄縱而白隄橫,孤山介 兩隄之間焉。其西有岳武穆廟,廟西有墳。墳南亭臺, 臨湖結構,朱欄碧檻,與綠水紅蓮相掩映,所謂「麴院(ㄑㄩˊ ㄩㄢˋ;地名。 在浙江省杭州市城西,為西湖十景之一。)風荷」也。

墳而西,道出北高峰下,路旁皆山,蒼松翠柏,蔽岫(ㄒ|ㄡˋ;峰巒)連雲。 林中徐步,忽見清溪, 白石磷磷(清晰可見的樣子),落花沈澗,鳥語如簧,心中恍惚,冀有所遇。

沿山深入,見一村落,酒帘(古代酒店的招牌。用布綴於竿頂,懸在店門前, 以招徠客人)樹間,茶棚竹下。路西有坊,題曰「飛來峰」。過坊而西,乃見奇峰特峙,流水環周,洞在山腹, 橋當洞口,度橋入洞,岩壑空幻,石骨玲瓏,乳泉滴瀝,積而成池。洞頂怪石,如古樹倒垂,雲霞橫出,孔空貫串 ,八達四通,或巨或細,或暗或明。出洞西行,溪邊岩下,石皆奇秀,卓立林間者,往往與松竹爭長。山側有放生池, 池上有冷泉亭。高峰插天,修篁(竹的通稱)蔽日, 流泉清池,環亭左右。盛夏正午,冷落深秋。亭北有寺,匾曰:「雲林」,未暇入也。

過寺而西,小園別墅,布置佳勝,縱目流覽,忘其路之遠近。幽林密箐,曲折其中。有時仰望,不見天日。心中驚疑, 不知誤入何境。欲一借問,而深山無人。林間企望,見一僧度嶺而去,因亦至其嶺上。天風南來,微聞鼓樂之聲。 尋聲覓路,忽見一片瓦礫,屋壞牆存,土焦石黑。 路聞人語云:「天竺(天竺寺)新 遭回祿(火災)。」見此,乃悟身在天竺峰也。 當是時,日將暮,予見天竺寺既已燒殘,又四圍幽壑深林,不類人境,懼其為虎豹之窟穴, 因返。復至飛來峰下,尋前所見村落而歇焉。


孫嘉淦(1683年一1753年),字錫公,山西興縣人,康熙五十二年(西元1713年))舉進士,為雍、 乾兩朝要員,歷辦學政、鹽務、河工等要差,官至工、刑二部尚書,協辦大學士。精研理學, 以躬行為本。卒諡文正。著有《春秋義》。本文摘自作者南遊記的一部份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