費宮人傳

陸次雲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宮人,年十六,未詳其何地人。德容莊麗。懷宗(明思宗 崇禎皇帝)周后,命侍公主;主絕(極)憐之。

宮人見上憂流寇昌熾,未嘗不竊抱人憂(比喻過度愈慮)也 。王承恩者,懷宗之近侍也,宮人私向之問寇警。承恩曰:「若(你)居深禁(深宮禁地),何用知此!」宮人曰:「惟居深禁,不可不知而預計也。」承恩奇之。

寇愈熾,懷宗憂愈深,宮人之問承恩者愈數。承恩曰:「若何不詢諸他人, 而惟予數數(屢次)也!」宮人曰::「 人皆泄泄(形容怠慢的樣子),孰是以君國為意者? 吾見公忠誠,故相問耳。」承恩益奇之,曰::「若云『預為計』,計安出?」宮人曰:「設不幸,計惟有死;要不可徒死耳。」承恩曰:「古人云:『使生者死,死者復生,生者不食其言,可謂信矣。』若能之乎?」宮人曰:「請驗之異日(以後可驗證我說過的話)!」

宮人者,年差(稍)長於,亦端麗。 素與善,聞其言,曰:「卿計甚難。吾不能為難者,當其時,惟一死以伸吾志耳。」承恩並奇之。

甲申(崇禎17年)三月十九日,李自成破 都城。王承恩走報帝,帝與后泣別,宮中之人皆環泣,后自縊,貴妃亦自縊,帝拔劍刃嬪妃數人, 召公主至,曰:「爾年十五矣,何不幸生我家!」左袖掩面,右手揮刃,斷左臂,未死,手慄而止。隨與承恩至 南宮,登萬歲山壽皇亭自縊;帝居中而承恩右,承恩且從容拜命而 相隨於鼎湖(比喻帝王之死)也。

時尚衣監(主管供應御服的官職)何新者,趨入宮見帝, 不得;見公主仆地,他宮人悉走散,宮人哭侍其側;相與救之而甦。公主曰:「父皇賜我死,我何敢偷生! 且賊至,必索宮眷,我終難匿也。」宮人曰「請以主服賜婢,婢當謊賊以脫主;顧安所往 乎?」何新曰「國丈(周后 的父親)(官邸)可也。」主 授衣與婢而泣與之別。倉皇負主出。

李自成承天門,將入宮,宮人大呼曰:「賊人入內,我輩必受辱,有志者早為計。」 奮身躍入御河。須臾,從之者盈三百,翠(鳥羽做於妝飾)積脂凝, 河水為之不流,而香且數日也。

宮人目送其死而還,服主服,匿眢井(廢井)中。 賊鉤而出,見李自成,曰:「我長公主也,若不得無禮!」自成見其豐豔,心欲納之,而每陞御座 ,輒神搖目眩,見白衣人長數丈者在前立,又恍如帝之辟易(退避)於 其左右也,心畏之而不敢;以賜其愛將姓者。於闖衝陷攻取,居首功,故自成賜之以 酬勳。甚喜。宮人曰:「(闖王;李自成)命, 吾不敢違矣!然我,帝子也,爾能設祭先帝,則從 子矣。」更喜甚,從其請。宮人泣拜先帝畢,併拜承恩曰:「公!公!爾能死而復 生以驗吾言乎?吾將踐平生言矣。」

諸賊大張樂,為賀,痛飲大醉。入內,宮人亦具酒,為同 牢(古代祭祀用的牲畜)巹酌(巹,音ㄐ|ㄣˇ;古時行婚禮所用的酒杯),又以 大觥(酒器)曰: 「吾得子,欲草一疏謝闖王,而愧無人。」宮人曰:「是何難!我能之。君盍寢, 俟我撰就言君也。」愈喜,陶然就臥,齁(ㄏㄡ; 熟睡時的鼻息聲)如雷。宮人屏去侍女,挑燈獨坐。聞中 外之籟俱靜,於是以纖指挾匕首,睨賊之喉,力刺之。頸裂,負痛躍起 ;屢仆屢躍而始僵。賊眾驚,排闥(ㄆㄞˊ ㄊㄚˋ;推門)救之 ,已無及。時華燭尚明,眾見宮人盛妝(整裝)端坐而無語。 審視之,則已頸粉項而悠然逝矣。聞於自成自成駭嘆而禮葬之。遂以為公主已死 而不復索。


陸次雲,生年待查,浙江錢塘人。字雲士。康熙時召試鴻博,未遇。工詩,著有《澄江集》、《玉山詞》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