畫網巾先生傳

戴名世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順治二年,既定江東南,而明唐王即皇帝位於福州。 其泉國公鄭芝龍,陰受大督師洪承疇旨,棄關撤守備,七(福建七府)皆沒。 而新令薙髮(ㄊ|ˋ ㄈㄚˇ;剃掉頭髮,改留辮子)更衣冠, 不從者死。於是士民以違令死者 不可勝數,而畫網巾先生事尤奇。

先生者,其姓名爵里皆不可得而知也。攜僕二人,皆仍時衣冠,匿跡邵武(福建省縣名)光澤山寺中; 事頗聞於外。而光澤守將吳鎮,使人掩捕之。逮送邵武守將池鳳陽鳳陽命去 其網巾(以絲結成用來包裹頭髮的網狀頭巾。), 留於軍中,戒部卒謹守之。先生既失網巾,櫛盥(ㄐ|ㄝˊ ㄍㄨㄢˋ;梳洗)畢, 謂二僕曰:「衣冠者,歷代各有定制;至網巾,則我太祖高皇帝(明太祖朱元璋)創 為之也。今吾遭國破,即死,豈可忘祖制乎?汝曹取筆墨來,為我畫網巾上!」 於是二僕為先生畫網巾。畫已,乃加冠;二僕亦互相畫也;日以為常。軍中皆譁笑之。而先生無姓名,人皆 呼之曰「畫網巾」云。

當是時,江西福建間有四營之役。四營者,曰張自盛,曰洪國玉, 曰曹大鎬,曰李安民。先是,自盛明建武侯王得仁為裨將 。得仁既敗死,自盛亡入山,與洪國玉等,收召散卒及群盜,號曰恢復,眾且逾萬人 。而之遺臣,如督師兵部右侍揭重熙、詹事府正詹事(職官名。漢代皇后太子宮皆置詹事, 後專為太子屬官。掌管東宮內外庶務,歷代相沿。)傅鼎銓等,皆依之。歲庚寅夏 ,四營兵潰於邵武禾坪池鳳陽詭稱先生為陣俘 ,獻之提督楊名高名高視其所畫網巾,班班(明顯的樣子)然額上, 笑而置之。名高軍至泰寧,從檻車中出先生,謂之曰: 「若及今降我,猶可以免死。」先生曰:「吾舊識之綱,當就彼 決之。」王之網者,福建總兵,破四營有功者也。名高喜, 使往之網所。之綱曰:「吾固不識若(你)也。」先生曰:「吾亦不 識若也。今特就若死耳。」之綱窮詰其姓名,先生曰:「吾忠未能報國,留 姓名則辱國;智未能保家,留姓名則辱家;危不即致身(危險時不能竭盡身體), 留姓名則辱身。軍中呼 我為畫網巾,即以此為吾姓名可矣!」之綱曰:「天下事已大定。吾本朝總兵, 徒以識時變,知天命,至今日不失富貴。若一匹夫,倔強死,何益? 且夫改制易服,自前世已然。」因指其髮而詬之曰:「此種種(指頭髮)者而不肯去, 何也?」先生曰:「吾於網巾且不忍去,況髮耶?」之綱怒,命卒先斬 其二僕。群卒前捽(ㄗㄨˊ;抓)之, 二僕瞋目(怒目)(呵罵)曰: 「吾兩人豈畏死者耶?顧死亦有禮,當辭吾主人而死耳。」於是,向先生拜且辭曰:「奴等得事掃除泉下矣!」乃 欣然受刃。之綱復謂先生曰:「豈若有所負(辜負)耶?義死雖亦佳,何執之 堅也?」先生曰:「我何負?負吾君耳。一籌莫效,而束手就盡,與婢妾何異? 又以此易節烈名。吾笑夫古今之循例而負義者,故恥不自述也。」出袖中詩一卷 ,擲於地,復出白金一封,授行刑者曰:「此樵川范生所贈也。今與汝。 」遂被戮於泰寧杉津泰寧諸生謝韓葬其骨 於郭外杉窩山,題曰:「畫網巾先生之墓。」歲時上塚致祭不輟。

當四營之既潰也,楊名高 王之綱復追破之,死逃略盡; 而敗將有願降者,率兵受招撫於邵武。行至朱口,一卒獨不肯前, 伸頸謂其伍曰:「殺我!殺我!」其伍怪之,且問故。曰:「吾熟思之日夜矣。 終不能俯首事降將。寧死汝手!」其伍難(感到為難)之。乃奮臂裂眥, 抽刃相擬(相向),曰:「不殺我 ,今當殺汝!」其伍乃揮淚斬之,埋其骨而去。張自盛曹大鎬等, 後就縛於瀘溪山中。

贊曰:自古守節之士,不肯以姓名字落人間者,始於明永樂(明成祖)之世。 當是時,一夫守義,而禍及九族(指方孝孺遭滅十族之事件), 故多匿跡而死,以全其宗黨。迨崇禎(明思宗)甲申 後,其令未有如是之酷也;而以余所聞,或死或遁, 不以姓名里居示人者頗多。有使弔古之士,莫能詳焉,豈 不可惜也夫!如畫網巾先生事甚奇;聞當時有馬耀圖者,見而識之,曰: 「是為也。」至其生平,則又不能言焉。余疑其出於附會,故不著於篇。


戴名世(1653年—1713年),字田有,一字褐夫,號藥身,又號懮庵。安徽桐城人,世稱南山先生。清代散文家。曾自言「古文多憤世嫉俗之作,不 敢示世人,恐以言語獲罪。」,作文主張以「精、氣、神。」為主。著有《南山集》,其中據桐城方孝標所撰《滇黔紀聞》一書,記載南明諸王抗清事跡蹟,並書南明永曆帝之年號。後遭參劾,以大逆遭處死,為清初著名的文字獄案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