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女奴景事

陳廷敬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女奴,贅夫柴乙(女婢景和她入贅的丈夫柴乙), 皆從予(余)京師。 病,輿(以轎子乘載)以歸, 及家而死。既瘞(|ˋ;埋葬)時節哭瘞所。 虎啣豕(ㄕˇ;豬)來, 熟睨(ㄋ|ˋ;斜眼看)哭極哀, 不見虎。樵人遙見呼近虎尺許,虎卒不傷也。其家諸數逼嫁, 不從,朝夕虐酷之。居二年,愈匈匈(洶洶), 環伺將奪之。乘夜奔訴之縣,道遇虎當路;趨過虎旁,虎臥如故。抵邑門, 坐守至天明;門開,趨縣庭號訴。縣令哀其情,召諸( 責備)而菙(ㄔㄨㄟˊ;笞刑)之。 後令行案境中,遮道訴,又數而菙之。愈菙,虐愈慘,非死無所之。乃念死時, 言:「主家遇我厚,我死,終不能報主人恩,甚恨之。」於是提攜其九歲女、六歲男, 泣涕匍匐(ㄆㄨˊ ㄈㄨˊ;手足伏地爬行), 乞食野宿,走京師,行五閱月而達。記程二千里,中多峻山大水;水潦秋方盛, 深及腰腹以上。凡涉水,則先負一兒抵岸,再返負其一兒。日數涉,涉幾死者數矣。 蓋其艱如此。至之日,家人以告余;詢之,言歷歷(清楚明白,分明可數)。 感其事,不禁泫然泣下。左右觀者,無不皆泣。

女奴,微者耳,名義所不責,而能卓然自立,使人感動如此。 此豈非出於其性(天性)者耶? 夫士大夫之行,其大於此,不可為量數,而能如之出萬死一生而不變者,誰哉?或曰: 「習於主家,蓋道義所薰染也。」夫士大夫豈無載籍師友耶?而忠孝節烈之行, 往往存於椎魯(魯鈍)僕婢。至義足以馴猛獸, 誠足以濟生死。百世之下,將有聞而興起者,豈以其微顯( 卑微貴顯)異哉!故傳其事,庸(用)以告天下之為君子者。


陳廷敬(1638—1712)字子端,號說岩,晚號午亭山人,入仕五十三年。歷任經宴講官,工部尚書、 戶部尚書、刑部尚書、吏部尚書。生平好學,詩、文、樂皆佳。康熙對陳廷敬有「房姚比雅韻, 李杜並詩豪」的評價。康熙四十九年(1710年),受命與張玉書編纂大型字典。後張玉書病逝, 陳廷敬獨任總裁官,完成編纂《康熙字典》,共錄四萬七千多字,為清代以來最大的字典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