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天一傳

汪琬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江天一,字文石徽州歙縣人。少喪父,事其母,及撫弟天表, 具有至性(善良天性)。嘗語人曰:「 士不立品者,必無文章。」前崇禎間,縣令傅岩奇其才, 每試(童生試)輒拔置第一。 年三十六,始得補諸生(考取秀才)。 家貧屋敗,躬畚(ㄅㄣˇ)土 築垣(親自取土築牆)以居。覆 瓦不完,盛暑則暴(曝曬)酷日中。雨至, 淋漓蛇伏(像蛇一樣蜷伏著),或 張敝(破傘)蓋自蔽。家人且怨且歎 ,而天一挾書吟誦自若也。

天一雖以文士知名,而深沉多智,尤為同郡僉事 公(僉事,職官名。專司判斷官事的官 。)(金聲,字正希)所知 。當是時,人多盜,天一方佐僉事公,用軍法團結鄉人子弟,為守禦計。 而會(逢;遇)張獻忠武昌,總 兵官左良玉(明末為總兵,駐軍武昌,崇禎十 六年以缺糧就食為名,移兵九江,沿途擄掠)東遁, 麾下狼兵(以廣西少數民族組成的軍隊, 世稱狼兵)譁於途,所過焚掠。將抵人震恐,僉事公謀 往拒之,以委天一天一腰刀枺首(ㄇㄛˋ;以巾裹 頭;原字左邊部首為"巾"),黑夜跨馬,率壯士馳數十里,與狼兵鏖戰于祁門, 斬馘(ㄍㄨㄛˊ;古代戰爭時割取敵人左耳以獻功)大半,悉奪其馬牛 器械,賴以安。

順治二年夏五月,江南大亂, 州縣望風內附(投降清朝), 而人猶為拒守。六月,(明唐 王)自立于福州,聞天一名,授監紀推官(掌監 察司法之官職)。先是,天一言於僉事公曰:「為形勝之地, 諸縣皆有阻隘可恃,而績溪一面當孔道(通道), 其地獨平迤(平坦),是宜築關於此, 多用兵據之,以與他縣相犄角(ㄐ| ㄐ|ㄠˇ;倚靠、支援;相互防衛,以制服敵方)。」遂築叢山關。已而(不久)師攻績溪天一日夜援兵登陴(城上矮牆)不少怠,間出逆戰(迎戰),所殺傷略相當。於是,師以少騎(少數騎兵)(牽制)天一績溪,而別從新嶺入,守嶺者先潰,城遂陷。

大帥(清總兵張 天祿)(懸賞捉拿)天一甚 急。天一知事不可為,遽歸,囑其母於天表,出門大呼:「我江天一也。」 遂被執。有知天一(清兵中有知道江天一 為人者),欲釋之,天一曰:「若以我畏死也?我不死,禍且族矣。」遇僉事公于 營門,公目之曰:「文石,女(汝;你)有老 母在,不可死。」笑謝曰:「焉有與人共事而逃其難者乎?公幸勿為我母慮也。」至江寧,總 督者(洪承疇)欲不 問,天一昂首曰:「我為若(你)計, 若不如殺我;我不死,必復起兵。」 遂牽詣通濟門。既至,大呼高皇帝者三,南向再拜訖,坐而受刑。觀者無不歎息 泣下。越數日,天表往收其屍,瘞(|ˋ;埋葬)之。 而僉事公亦於是日死矣。

當狼兵之被殺也,鳳陽馬士英怒,疏劾人殺官軍狀,將致僉事公於 死。天一為齎(ㄐ|;拿、持)辨疏, 詣闕上之,復作《籲天說》,流涕訴諸貴人,其事始得白。自兵興以來,先後治鄉兵三年,皆在僉 事公幕。是時幕中諸俠客號知兵者以百數,而公獨推重天一,凡內外機事悉取決焉。其後竟 與公同死,雖古義烈之士無以尚(相比)也。予 得其始末於漢津,遂為之傳。

汪琬曰:「方勝國(指前一個朝代;即明朝)之末 ,新安士大夫死忠者,有與僉事公三人, 而天一獨以諸生殉國。予聞天一淮安淮安民婦氏者, 刲(ㄎㄨㄟ;割取)肝活其姑,天一徵 諸名士作詩文表章之,欲疏(上疏)於朝, 不果。蓋其人好奇尚氣類如此。天一本名,別自號石稼樵夫漢津云。」

汪琬(1624—1691)字苕文,號鈍翁,江蘇長洲(今蘇州市)人。清初散文家。順治進士,曾任刑部郎中、戶部主事等職。康熙時舉博學鴻詞科,授編修。學者稱堯峰先生。與侯方域、魏禧並稱清初散文三大家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