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老僕墓誌銘

侯方域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老僕死而葬於城北之金家橋,其主人為其墓而銘之,曰:

老僕名。十八歲,事予祖太常公(作 者的祖父),方司徒公(作者的父親, 侯恂,萬曆進士,累遷兵部侍郎,為溫體仁所惡,劾罷,下獄論死,後得脫)之少而應秀才試, 以及舉孝廉,登進士第,老僕皆身從之。司徒公仕,而西抵秦涼之塞,南按方, 北盡黃花居庸邊鎮上,老僕又皆從。

司徒公嘗道經華山,攀崖懸洞而陟其巔,老僕則手挽鐵索從焉。華山老道士, 年百八十歲矣,謂司徒公曰:「公,貴人也。然生平豐於功業, 嗇於福用(較缺乏享受福用的命)。當腰圍玉而陪天子飯, 此後一月作難。凡有五大難,過此可耄耋(ㄇㄠˋ ㄉ|ㄝˊ;耄, 年紀約八、九十歲。耋,年紀為七十歲。耄耋指年紀很大的人。。此僕,當濟公於難者也,幸善視之!

然老僕不事事(不會做事)司徒公嘗遣視 南圃之墅,久之,所司(管理)皆荒失。命人跡之, 則老僕自攜琵琶,與一婦人飲於鹿邑(縣名)之城 門樓。司徒公怒,斥之,不使近。戊辰,赴官京師,老僕固請從,至則日酣飲於 城隍市;司徒公朝所命,老僕暮歸,醉而盡忘之。司徒公怒而罵,老僕則倚壁而鼾, 鼾聲與司徒公之罵聲更相間也。積二歲餘,以為常。

司徒公為烏丞相(溫體仁;烏城人, 明思宗時奸臣)所構,下獄,顧謂諸僕曰:「爾輩皆衣食我,今誰當從乎?」 老僕涕泣拜於堂下。司徒公熟視曰:「嘻,爾豈其人耶?」老僕前曰:「主人盛時, 安所事老僕;老僕亦酣醉耳。今老僕且先犬馬死,主人又患難,豈尚不盡心力? 主人不憶老道士言乎?」自此不飲酒,不與其家相通,從司徒公於獄者七年。

烏丞相與韓丞相(指薛國觀,韓城人, 明思宗時奸臣)相繼秉政,皆苛深,託諸緹校(負責 逮捕罪犯的官役)詷察(ㄊㄨㄥˊ ㄔㄚˊ;細查)往事。 士大夫親朋奴僕,往往避匿去。老僕嘗衣敝衣,星出月入(指日夜), 以事司徒公。初,女有姚氏者, 數嫁不終(屢嫁夫皆死),饒於財。每曰: 「我當嫁官人耳。」老僕乃偽為官人,娶之,日取其財易酒食,交歡諸緹校者, 故得始終不及於難(使司徒公得免於難)。 後姚氏察知其偽,大哭,罵老僕,以手提其耳,嚙其面,面上痕常滿。 及司徒公出視師,乃以老僕為軍官,冠將軍冠,服將軍服,以見姚氏姚氏則大喜。

老僕入謝司徒公曰:「老僕嗜飲酒,今七年不飲酒,此後願日夜倍飲酒以償之。」久之, 飲酒積病,遂以死,年五十七。

老僕有四子,其次(次子)嘗犯軍法,當死, 諸大帥從善(卜從善)等,羅拜司徒公曰: 「非願公絀(貶斥)法,乃軍中欲請之以 勸忠義也。」當是時,老僕之名播兩河(河南河北)云。


侯方域(1618-1654),明末清初人,字朝宗,河南商丘人。 侯方域是明戶部尚書侯恂之子,祖父及父輩都是東林黨人, 都因反對宦官專權而被罷黜。侯方域為複社成員,文章風采,著名於時。 與魏禧、汪琬並稱清初散文三大家。清初作家孔尚任撰《桃花扇》劇本, 即是敘述侯方域與秦淮名妓李香君的愛情故事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