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廬記

魏禧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季子禮(魏禮,字和公,號季子, 作者之弟),既倦於遊,南極( 遠至)(今海南島海域),北抵, 於是作屋於勺庭(ㄕㄠˊ ㄊ|ㄥˊ; 魏禧於翠微峰的堂號)之左肩(左側之上),曰: 「此真吾廬矣!」名曰吾廬

廬於翠微址最高,群山宮之(圍繞著它), 平疇崇田,參錯(參差交錯)其下, 目之所周(遍及),大約數十里, 故視勺庭為勝焉(比勺庭的景觀更佳)。 於是高下其徑(隨地勢高下開闢小路), 折而三之。松鳴於屋上,桃、李、梅、梨、梧桐、桂、辛夷(木名, 亦稱木蘭)之華,蔭(遮蔽)於徑下, 架曲直之木為檻(ㄎㄢˇ;欄杆), 堊塗(堊;ㄜˋ; 用白粉塗飾)以蜃灰(大蛤磨成的灰), 光耀林木。客曰:「陡絕(非常陡峭)之山 ,取蔽風雨足矣。季子舉債而飾之, 非也(季子禮借錢來蓋這房子是不對的)。」或曰: 「其少(稍)( 懈怠)乎!其將懷安(季子禮留戀家室,貪圖安逸)也。」

季子之南遊也,驅車瘴癩( 山林間的瘴氣)之鄉,蹈不測之波,去(離開)朋友, 獨身無所事事,而之海,至則颶風夜發屋(揭去屋頂), 臥星露之下。兵變者再(多次), 索(搜索)人而殺之, 金鐵(兵器)鳴於堂戶, 屍交於衢(ㄑㄩˊ;大道), 流血溝瀆(溝壑)。 客或以聞諸家(告知家裡)。 家人憂恐泣下,余談笑飲食自若也。及其北遊山東,方大飢,飢民十百為群, 煮人肉而食。千里之地,草絕根,樹無青皮。家人聞之,益憂恐, 而季子竟至

客有讓(責備)余者曰:「 子之兄弟一身矣(比喻關係至為密切), 又唯子言之從(季子又只聽你的話)。 今季子好舉債遊,往往無故衝危難,冒險阻,而子不禁,何也?」 余笑曰:「吾固知季子之無死( 未死)也。吾之視季子舉債冒險危而遊,與舉債而飾其廬,一也。 且夫人各以得行其志為適(適意)。 終身守閨門(內室)之內, 選耎(ㄖㄨㄢˇ;軟; 怯懦)趑趄(ㄗ ㄐㄩ;想前進卻又不敢; 猶豫貌),蓋井而觀( 蓋住坐井觀天,喻眼光狹窄閉塞),腰舟而渡( 腰間繫著葫蘆渡水;比喻過度小心),遇三尺之溝,則色變不敢跳越。若是者, 吾不強之適江湖。好極(窮盡)山川之奇, 求朋友,攬風土之變(閱曆各地風俗人情之變異), 視客死如家,死亂如死病(死於變亂同病死一樣, 指不畏死於變亂),江湖之死如衽席(家中床席)。 若是者,吾不強使守其家。孔子曰:『志士不忘在溝壑( 志士不以歿死溝壑為恨)。』夫若是者,吾所不能而予弟能之,其志且樂為之, 而吾何暇禁(何須禁止)?」 季子為余言,渡海時舟中人眩怖( 頭暈驚恐)不敢起,獨起視海中月,作《乘月渡海歌》一首;兵變, 闔(閉門)而坐, 作《海南道中詩》三十首。余乃笑吾幸不憂恐泣下也。

廬既成,易堂(作者與魏祥、魏禮,及李騰蛟、 丘維屏、彭時空等人,在翠微峰建立學舍,共同講習論文,號易堂。)諸子, 自伯兄(作者的大哥)而下皆有詩, 四方之士聞者,咸以詩來會,而余為之記。


魏禧(1624-1681),字叔子,一字冰叔,號裕齋,亦號勺庭先生。寧都縣人。 清初著名的散文家。與侯方域、汪琬並稱散文三大家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