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員論

顧炎武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(廢除)天 下之生員(唐代國學及州縣學規定學生員額, 故稱生員。明、清時,凡經過本省各級考試取入府、州、縣學的,通稱為生員。)而官府之政清, 廢天下之生員而百姓之困蘇(舒緩),廢天下之生員而門戶 之習除(互結門戶派系的惡習革除),廢天下之生員而 用世之材出(對於國家社會有用的人材才能出仕)

今天下之出入公門(官府)以 撓(阻撓)官府之政者,生員也; 倚勢以武斷於鄉里者,生員也;與胥史為緣(與小吏相互勾結), 甚有身自為胥史者,生員也;官府一拂其意(不合其意), 則群起而哄(吵鬧)者, 生員也;把持官府之陰事隱祕的事情),而與之為市者(交易, 指賄賂),生員也。前者譟,後者和;前者奔,後者隨;上之人(上級官員)欲 治之而不可治也, 欲鋤之而不可鋤也。小有所加(對違法的生員稍有懲罰), 則曰是殺士也,坑儒也。百年以來,以此為大患,而一二識治體(懂得 治世大體)能言之士,又皆身出於生員,而不敢顯言其弊,故不能曠然(全 部)一舉而除之也。故曰廢天下之生員而官府之政清也。

天下之病民者有三:曰鄉宦(指退休或停職在家鄉居住 的官僚仕紳),曰生員,曰吏胥(小吏)。 是三者,法皆得以復其戶(免除徭役及賦稅), 而無雜泛之差(各種雜項的差役), 於是雜泛之差,乃盡歸於小民。今之大縣至有生員千人以上者, 比比也(形容眾多)。且如一縣之地有十萬頃, 而生員之地五萬,則民以五萬而當十萬之差(徭役和賦稅)矣; 一縣之地有十萬頃,而生員之地九萬,則民以一萬而當十萬之差矣。民地愈少, 則詭寄(有些人投靠在生員等人的門下,以逃避徭役和稅賦, 稱為「詭寄」)愈多,詭寄愈多,則民地愈少,而生員愈重。 富者行關節(暗中行賄關說)以求為生員, 而貧者相率而逃且死,故生員之於其邑人無秋毫之益,而有丘山之累。然而一切考試科舉之費,猶皆派取之民, 故病民之尤者,生員也。故曰廢天下之生員,而百姓之困蘇也。

天下之患,莫大乎聚五方不相識之人,而教之使為朋黨。生員之在天下,近或數百千里, 遠或萬里,語言不同,姓名不通,而一登科第,則有所謂主考官者,謂之座師; 有所謂同考官者(參加閱卷的官員), 謂之房師;同榜之士,謂之同年;同年之子,謂之年侄;座師、房師之子,謂之世兄;座師、 房師之謂我,謂之門生;而門生之所取中者,謂之門孫;門孫之謂其師之師,謂之太老師。 朋比(結成私黨)膠 固(比喻非常牢固),牢不可解, 書牘(書信)交於道路, 請托遍於官曹(官府衙門), 其小者足以蠹政害民,而其大者,至於立黨傾軋, 取人主(指皇帝)太阿之柄(比喻 皇帝的權柄。太阿,古代寶劍名。)而顛倒之, 皆此之繇(由)也。故曰廢天下之生員, 而門戶之習除也。

國家之所以取生員而考之以經義(古代科舉 考試時,用以解釋、發揮經書義理的一種文體。)、 論、策(科舉考試用干對史事或時事發表議論的文體)、 表(奏章)、 判(對下級的批示)者, 欲其明六經之旨,通當世之務也。今以書坊所刻之義,謂之時文(即八股文), 舍(捨)聖人之經典、先儒之注疏與前代之史不讀, 而讀其所謂時文。時文之出,每科一變,五尺童子能誦數十篇而小變其文,即可以取功名, 而鈍者至白首而不得過。老成之士,既以有用之歲月,銷磨於 場屋(科場,科舉考場)之中,而少年 捷(投機取巧)得之者,又 易視(輕視)天下國家之事, 以為人生之所以為功名者,惟此(八股文)而已。 故敗壞天下之人材,而至於士不成士,官不成官,兵不成兵,將不成將,夫然後寇賊 奸宄(奸軌;作亂)得而乘之,敵國外侮得而勝之。 苟以時文之功,用之於經史及當世之務,則必有聰明俊傑通達治體之士,起於其間矣。故曰廢天下之生員,而用世之材出也。


顧炎武(1613 - 1682年),原名絳,字忠清。明亡後改名炎武,字寧人。學者尊為亭林先生。江蘇昆山人。 明末清初著名的思想家、史學家、語言學家。曾參加抗清戰爭,後致力於學術研究。晚年側重經學的考證, 考訂古音。著有《日知錄》等書,是清代古韻學的開山祖。顧炎武反對宋明理學的唯心主義, 強調客觀的調查研究,開一代之學術新風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