芋老人傳

周容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芋老人者,慈水祝渡人也。子傭(做傭工)出, 獨與嫗(ㄩˋ;婦女的通稱;此指老妻)居渡口。一日,有書生避雨檐下, 衣溼袖單,影乃為瘦。老人延入坐,知從郡城就童子試(枓舉試縣考)歸。 老人略知書,與語久,命嫗煮芋以進。盡一器,再盡,腹為之飽。笑曰:「他日不忘老人芋也。」雨止,別去。

後十餘年,書生為相國,偶命廚者進芋,輟箸(筷子)嘆 曰:「何向者祝渡老人之芋之香而甘也!」 使人訪其夫婦,載以來。丞、尉聞之,謂老人與相國有舊,邀見講鈞禮(均禮;平等之禮; 表示敬意);子不傭矣(兒子已不做傭工)

至京,相國慰勞曰:「不忘老芋人,今乃煩爾嫗一煮芋也。」 已而嫗煮芋進,相國亦輟箸曰:「何向者之香而甘也!」老人曰:「猶是芋也, 而向(以前)之香且甘者,非調和之有異,時、位之移人也(是 芋的味道沒變,而是因為現在的權勢和地位使人改變)。相公昔自郡城走數十里,困於雨, 不擇食矣。今者堂有鍊珍(指精饌美食), 朝分尚食(尚食,官名,掌膳羞;此指朝廷賜食), 張筵列鼎,尚何芋是甘乎?老人(算稱)猶喜相國之止於芋也(不忘舊日的芋食)。 老人老矣,所聞實多。村南有夫婦守貧窮者,織紡井臼(舂米的器具, 指舂米,將穀去殼),佐讀勤苦,幸獲名成,遂寵妾媵(ㄑ|ㄝˋ |ㄥˋ;泛指侍妾、小老婆), 棄其婦,至鬱鬱死。是芋是乃婦也(是將妻子視為卑賤的芋)。 城東有甲乙同學者,一硯一燈、一窗一榻,晨起不辨衣履(指兩人感情深厚,衣履共用)。 乙先得舉,登仕路,聞甲落魄,笑不顧,交以絕。是芋視乃友也。更聞誰氏(某氏)子, 讀書時,願他日得志,廉幹如古人某,忠孝如古人某,及為吏,以汙 賄不飭(不自戒勉)(被革職)。是 芋視乃學也。是猶可言也(還有其它更多的例子)。 老人有西鄰,聞其師為弟子說前代(指明朝)事; 有將相、有卿尹(官名) ,有刺史守令,或綰黃(繫著印信)紆紫(纏著官綬), 或攬褰裳帷(指貴者車飾),一旦事變中起,釁孽(災禍)外乘, 輒屈膝叩首迎款(投降), 惟恐或後,竟以宗廟、社稷、身命、大節,無不同於芋焉(指宗廟、社稷、身命、大節視為是卑賤的芋而丟棄了) 。然則世之以今日而忘其昔日,豈獨一箸(一雙筷子)間哉?」 老人語未畢,相國驚懼謝曰:「老人知道者(懂得道理的人)。」 厚資而遣之,於是老人之名大著。

贊曰:「老人能於傾蓋(傾蓋指道行相遇, 停車靠近交談,彼此馬車的傘蓋傾斜相交)不意(與相國意外相遇), 作緣相國,奇已!不知相國何似(是何種人), 能不愧老人之言否?然就其不忘一芋,固已賢夫並老人而芋視之者。 特怪老人雖知書,又何長於言至是?豈果知「道」者歟,或傳聞之失實耶? 嗟夫!天下有縉紳士大夫所不能言,而野老鄙夫能言之者,往往而然。」


周容(1619-1679年),字鄮山,一字茂三, 號躄堂;明末清初鄞縣(今浙江寧波)人。明代諸生, 負才名,有俠氣。明亡後, 周容出家為僧,一度削髮為僧,稱釋茂三。 後以母在還初服,布衣終。有《春酒堂詩文集》、 《翁洲志》。《芋老人傳》,是作者身處明末變局,國家覆亡,而當時許多縉紳士大夫變節投降,有感而發此議論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