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來閣記

王弘撰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桃葉渡(南京城內的渡口名)之側, 有園一區,廣數十弓(五尺為一弓)以偉之所營也。 花藥林竹,可以娛目;蓄古今人字畫, 可以澄懷;積書千卷,可以求聖賢之道,知人論世;有閣高三層,可以遠眺。癸卯春,予來金陵, 曾登其上,望鍾山焉。以偉負意氣,不屑流俗,每招四方士為高會,賦詩飲酒不輟;予固心壯之。 然以偉魏國(明朝開國功臣徐達,封魏國公;指徐達的後裔)之 女夫(女婿)也。 遘世之變,魏國故第廢置,東園闌榭(檻欄臺榭), 蕩為寒煙;中山(徐達卒後,追封中山王)之遺烈,不可問矣。 而以偉尚有此以優遊卒歲,俛仰之間,其能無今昔之感乎哉?

予去幾三十年,庚午秋重來,下榻其中。雖風景如故,而書畫散佚,閣已殺(滅毀)其 最高一層,不得如昔之所望(眺望)以偉亦 皤然(ㄆㄛˊ ㄖㄢˊ;頭髮斑白的樣子)老矣。 閣故顏(題額)「容安」,以偉喜予之來,易(更名)之 曰:「山來」(作者號山史,喜其來,故命名為「山來」)。 乃舉觴屬記(舉杯致意,交待我寫一篇記文),援文忠(蘇軾)《銘蘇程菴》為 說(蘇軾的表弟程德孺,有一菴,名為「程公菴」,因 蘇軾來訪,更名為「蘇程菴」,並請蘇軾寫《蘇程菴序》。),予不敢承,則告之曰:「今天下何曾有山水哉? 予生長西方,天府之國,為荒墟久矣。比出潼關,城郭人民,皆已非舊。過郟鄏(ㄐ|ㄚˊ ㄖㄨˋ; 周地名;今洛陽地區)之野,觀當年戰場,燐火夜青,殤魂晝號,祖宗之澤,日以滅沒,有不勝其戚。而此邦煙景華麗, 士大夫猶得以管弦歌舞,飾其遊宴之樂。乃市井囂競之習,相尋(相繼,連續不斷)未息, 有道者之所懼也。 且人生夢幻,來去之跡,亦何常之有?予之居此,寄爾(暫寄而已); 即子之有此,亦寄爾。縱浪大化(放縱浪蕩的造化), 身名翳如(|ˋ;隱滅空虛), 苟適目前,何多求焉?豈敢竊前賢之美談以自侈(誇大)為?」以偉不答,予亦就寢,宛如昔之所望, 鬱鬱蔥蔥(茂盛的樣子),直臨窗牖。予不覺其肅然而恐,悄然(靜貌)而悲, 憬然(覺悟)而寤(睡醒)也。 遂披衣書之,以為《山來閣》記。


王弘撰(1622-1702),字無異,號山史,陝西華陰人。明諸生。博雅能古文,嗜金石,工書法。通濂、 洛、關、閩之學,好易,精圖象。著有《砥齋文集》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