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東三記-剡溪(ㄕㄢˋ ㄒ|)

王思任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曹蛾江(剡溪的下游, 因東漢孝女曹蛾而得名)上,鐵面橫波(形 容江面陰冷),終不快意(令人感到不愉快)。 將至三界址,江色狎人(迷人),漁火村燈 與白月相下上,沙明山靜,犬吠聲若豹,不自知身在板桐(指 船)也。昧爽(天將亮未亮時),過清風嶺, 是溪江(剡溪和曹蛾江)交 待處(交接處),不及 一唁(|ㄢˋ)貞魂(來不 及弔慰曹蛾的貞魂)。山高岸束,斐綠疊丹(紅綠相間),搖舟聽鳥, 杳(|ㄠˇ;幽暗、深遠)小清絕,每奏一音,則千巒 唒答(啾答;回應)。秋冬之際, 想更難為懷(更令人難以忘懷)。 不識吾家子猷(王子猷; 與作者同姓)何故興盡(註1)雪溪無妨子猷,然大不堪(對 戴道安而言,是很難堪的)。文人薄行,往往借他人爽厲心脾,豈其可?

畫圖山,是一蘭苕(蘭花和苕草)盆景。 自此萬壑(形容連綿的高山澗谷)相 招赴海,如群諸侯敲玉鳴琚(ㄐㄩ; 古代佩帶在身上的玉。)。逼折久之(在狹小曲折 的溪流久了),始得豁眼一放地步。山城崖立,晚市人稀。水口有壯臺(高臺)作 砥柱(如中流砥柱), 力脫幘(ㄗㄜˊ;頭巾)往登,涼風大飽。 城南百丈橋,翼然虹飲(像長虹般在江上飲水), 溪逼其下,電流雷語,移舟橋尾,向月磧(ㄑ|ˋ;淺水中 露出的砂石)枕漱(月光下枕著淺水沙石睡覺)取酣, 而舟子以為何不傍(停靠)彼岸,方喃喃怪事(覺得奇怪)我也。

註1: 王子猷山陰,夜大雪,眠覺,開室命酌酒,四望皎然。因起彷徨,詠左思《招隱詩》。 忽憶戴安道。時,即便夜乘小舟就之。經宿方至, 造門不前而返。人問其故,曰﹕「吾本乘興而行,興盡而返,何必見?」


王思任(1574—1646)字季重,號遂東,又號謔庵,山陰(今浙江紹興)人。 明萬曆二十三年(1595年)進士,曾任袁州推官、九江僉事、當塗知縣。清兵破南京時, 魯王監國,曾以思任為 禮部右侍郎,進尚書。順治三年,紹興城破,隱居不仕。著有《王季重十種》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