桑維翰論

王夫之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謀國而貽(|ˊ;遺留)天下之大患, 斯為天下之罪人,而有差等(等級)焉。 禍在一時之天下,則一時之罪人,盧杞(唐 德宗時的奸相)是也。禍及一代,則一代之罪 人,李林甫(唐玄宗時奸相)是也。 禍及萬世,則萬世之罪人;自生民以來,唯桑維翰(五代 時後晉石敬塘的書記)當之。

劉知遠決策以勸石敬瑭之反(反叛後唐),倚河山之險, 恃士馬之彊,而知李從珂(五代後唐末帝)之 淺軟(原字為「車+而+大」;淺軟,指智慧低劣), 無難摧拉,其計定矣。而維翰急請屈節以事契丹(建 議石敬塘向契丹求援)敬瑭智劣膽虛,遽從其策 ,稱臣割地(石敬塘割燕雲十六州給契丹 ,對契丹稱臣),授予奪之權於夷狄。知遠爭之而不勝,於是而生民之肝腦, 五帝三王之衣冠禮樂,驅以入於狂流。契丹弱而女真乘之 ,女真弱而蒙古乘之,貽禍無窮,人胥(ㄒㄩ; 皆、都)為夷,非敬瑭之始念也,維翰(ㄕ;主持)之也。

維翰起家文墨,為敬瑭書記, 固(後唐)教養之士人也, 何讎於李氏,而必欲滅之?何德於敬瑭,而必欲戴之為 天子?其為喜禍之奸人,姑不足責;即使必欲石氏之成乎?抑可委之劉知遠輩而徐收必得之功。 乃力拒群言,決意以戴異族為君父也, 吾不知其何心!終始重貴(石敬 塘姪子;晉出帝)之廷,唯以曲媚契丹為一定不遷之策, 使重貴糜天下以奉契丹。民財竭,民心解,帝昺(南宋 末帝)崖山之禍(宋末帝於崖山投水自盡),勢為固然, 毀夷夏之大防,為萬世患,不僅重貴縲繫(被擄)客死 穹廬(ㄑㄩㄥ ㄌㄨˊ;契丹的氈帳;中央隆起,四周下垂,形狀似天, 因而稱為穹廬)而已也。論者乃以亡 國之罪歸景延廣(後晉將軍,建議出帝拒絕 向契丹稱臣,致起契丹入侵,出帝被擄,後晉亡國),不亦誣乎? 延廣之不勝,特不幸耳;即其智小謀彊,可用為咎(罪過), 亦僅傾臬捩雞(石敬塘之父)徼幸之 宗社,非有損於(夏禹時,分中國為九州, 稱為「禹甸」)之中原也。義聞已昭,雖敗猶榮,石氏之存亡,惡足論哉?

正名義於夷狄者,延廣也;事雖逆 而名正者,安重榮(石敬塘的部屬, 承德軍節度使,反對石敬塘向契丹稱臣,憤而造反,被斬)也; 存中國以授於者,劉知遠(五代後漢 之開國君王)也;於當日之儔輩而有取(可取之處)焉, 則此三人可錄也。自有生民以來,覆載不容之罪,維翰當 之。胡文定(南宋高宗時官員,著有 《春秋傳》)傳《春秋》,而亟稱其功(稱讚 桑維翰的功績),殆為秦檜之嚆矢(ㄏㄠ ㄕˇ ;響箭,有聲的箭在發射時,先聞其聲,後見箭至。比喻事物的開始。)與?


王夫之(1619-1692),湖南衡陽人,字而農,號薑齋,又號船山,學者稱船山先生。明末舉人。清兵南下,在衡山舉兵抗清。兵敗,逃亡廣東,效力於南明桂王政權。後還鄉,隱居於衡山石船山麓,杜門著述以終。對天文、地理、曆法等都有研究,尤精於哲學、經學。與顧炎武、黃宗羲並稱明清之際三大思想家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