簡堂集序

歸莊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先太僕府君(作者的曾祖 父歸有光),故居安亭,為崑山嘉定之界, 而去嘉定為近。當時執經問字者,嘉定尤多。其後府君之 文章,崑山遂無傳;嘉定則有唐叔達婁小柔兩 先生衍其派。子柔之高第子曰馬巽甫先生,《簡堂集》者, 其所著也。先生交余父兄間,余嘗一再奉教,猶不數數(ㄕㄨㄛˋ ㄕㄨㄛˋ;屢次、頻繁)見其文。去年,至嘉定, 先生歿久矣。先生之子應之出是集凡若干卷,屬予序;得受而讀之, 知先生之文所自來也。蓋從流溯源,得之府君為多。吾朝章, 自浦江(宋濂,浦江人)烏傷(王禕,烏傷人)開 一代風氣,上與唐宋諸大家匹。 讀兩公文,原知文之不可苟為也。而後之學者,趨尚不同,顧以盛名奔 走天下。至嘉靖中世幾無復知有兩公者矣。府君獨起而振之(歸有光提倡唐 宋古文)萬曆之季, 所號為文章家者,與嘉靖諸公雖異趨,要皆入幽蹊仄徑(幽僻狹小的道路;指文章走入偏道), 披榛(ㄆ| ㄓㄣ;榛,叢生的草木。披榛指砍去叢生的草木。 形容排除困難。)翦茀(ㄈㄨˊ;雜草), 終不能致於康莊(文章的正統大道)。然人情喜新, 咸望而歸之。獨先生守其師之學不變,豈非所謂「不惑於流俗,而篤於自信」者耶?先生之文,大約詳整博雅而有精思, 至其變化出沒,非拘墟者(拘學淺陋者)所能測。近較府君,遠視 (王禕、宋濂),其猶九河 之於龍門積石(山名),萬里一源者矣。

抑余又有感焉。古之求人之文者,惟其文(只論其人文章好壞,而不看他 的地位);苟其文足以傳後,雖布衣可也。 而能文者,亦視其人之可傳與否,而不輕為(不輕易作文章)。世俗之求人之文者, 不惟其人惟其貴(只看對方是否地位尊貴,而不看其文章如何), 尋常無聞之人,往往購名公卿之文,鐫(ㄐㄩㄢ;雕鑿、雕刻)金石(鐘鼎碑碣石刻), 登屏障以為榮。而名公卿不必能文,或能而不暇,則倩人(找人代作)以應。一以執筆之有人也, 而輕應之(輕率答應別人求文);一以署名之非己也, 而謾(ㄇㄢˊ;隨便)為之,於是天下之文日益多, 而一經稱述(文章吹捧)大抵皆偉人傑士賢媛列女矣。余觀《簡堂集》代 名公卿作者十居六七,余既笑世俗之人之鄙,又嘆先生之不遇世也 。雖退之(韓愈)子瞻(蘇軾)子固(曾鞏)(文集)中 代人之作至今傳,然終不多見。且夫先生之才與其學,苟文皆為己作,不煩前顧後,必能自吐其胸中之奇,當有不止於此者。 屈天下英雄而捉刀床頭(指代人作文章), 雖其風概自在,豈如袞冕(ㄍㄨㄣˇ ㄇ|ㄢˇ;袞服和冠冕。 古代天子祭宗廟時戴用。)升座,南面而臨百官也哉?余嘗歎太僕府君, 以如此之文而老得一第(歸有光晚年時才考中進士),又處下位, 不獲修國家譜牒(ㄆㄨˇ ㄉ|ㄝˊ;記述氏族世系的書;指修國史),記元老大臣事跡, 不得盡其才以為恨。況先生遂以書生老也!後之觀先生之文者 ,欣賞之餘,當亦不勝其太息矣。

余淺學,不當序先生之文,因應之請之不置, 又以先生之文得吾家之傳也;故不辭而為序。


歸莊(1613-1673),原名祁明,字爾禮,又字玄恭,號恆軒。江蘇昆山人,移居常熟。 明諸生,歸有光之曾孫。明亡國後,野服終身,往來湖山,與顧炎武交誼深厚。著有《恆軒集》、《懸弓集》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