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里尋兄記

黃宗羲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宗羲六世祖小雷府君(舊時對已故者的敬稱), 諱,字廷璽,兄弟六人。長伯震,商於外, 踰十年不歸。府君魂祈夢請卜之,茫然不得影響(音訊)。 作(奮起)而曰: 「吾兄不過在域內(國內),吾兄可至,吾何不可至乎?」 躡屩(ㄋ|ㄝˋ ㄐㄩㄝˊ;穿著草鞋)出門, 鄉黨阻之,曰:「汝不知兄所在,將何之?」府君曰:「吾兄,商也(從商); 商之所在,必通都大邑(交通繁忙的大都市)。吾盡歷通都大邑,必得兄矣。」

於是裂紙數千,繕寫其兄里、系、年、貌(鄉里、世系、年齡、 相貌)為零丁(尋人啟事)。 所過之處,輒榜之宮觀(寺廟)、街市間,冀兄或見之; 即兄不見,而知兄者或見之也。經行萬里,獠洞蠻陬(ㄗㄡ;角落; 獠蠻,指西南偏遠地帶),蹤跡殆遍,卒無所遇。

府君禱之衡山,夢有人誦:「沈綿(亦作「沉綿」。 謂疾病纏綿,經久不愈)盜賊際,狼狽江湖行」者,覺而以為不祥。 遇士人,占之,問:「君何所求?」府君曰:「吾為尋兄至此。」 士人曰:「此杜少陵(杜甫)《舂陵行》 中句也(這首詩裡的句子)舂陵, 今之道州(今湖南道縣)。君入道州, 定知消息。」府君遂至道州。徬徨訪問,音塵不接(仍然沒有消息)

一日,奏廁(進廁所)。置傘路傍。伯震過之,見傘而心動。曰: 「此吾鄉之傘也。」循其柄而視之,有字一行云:「姚江黃廷璽記」伯震方驚駭未決, 府君出而相視,若夢寐,哭失聲。道路觀者,亦嘆息泣下。時伯震已有田園妻子於道州,府君卒挽之而歸。

嘗觀史傳,人子所遭不幸,間關踣頓(ㄅㄛˊ ㄉㄨㄣˋ;跌倒; 形容道路艱險)求父求母者不絕書(不絕於書); 為人弟而求兄者無聞焉(史書不曾記載)。豈世無其事歟? 抑有其事而紀載者忽之歟?

方府君越險阻,犯霜雪,跋涉山川,飢體凍膚而不顧,箝口(ㄑ|ㄢˊ ㄎㄡˇ; 閉口不說話)槁腸而不卹,窮天地之所覆載,際日月之所照臨, 汲汲皇皇(徬徨不安),惟此一事,視天下無有可以易吾兄者, 而其時當景泰(明景宗年號)天順(明英宗年號)之際, 英宗景皇,獨非兄弟耶?景皇惟恐其兄之入,英宗 惟恐其弟之生(明英宗親征瓦拉,兵敗被擄; 其弟郕王繼位,為明景宗。其後瓦拉請和,送回英宗;英宗歸國, 入居南宮,景宗不許其朝謁,形同軟禁。後景宗病甚,英宗於是發動政變,奪回皇位,景帝被廢)。富貴利害,伐性傷恩, 以視府君,愛惡頓殊(兄弟間的愛與惡便有很大的不同)。 可不謂天地綱常(指兄友弟恭等倫理) 之寄(寄托), 反在草野(平民百姓)乎?


黃宗羲(1610-1695),字太沖,號南雷,學者稱梨州先生,清餘姚(今屬浙江)人。 為明末東林子弟著名領袖。清兵南下,黃宗羲組織同志,起兵抗擊,失利,入四明山, 結寨自固,又依魯王於海上。抗清鬥爭失敗後,從事著述,反對明末空洞浮泛的學風,倡言治史, 開浙東研史之風,為清代史家之開山祖。史學之外,對經學、天文、曆算、數學、音律諸學皆有很深的造詣。 清廷多次威逼利誘,終不為所動,堅不赴召。著作宏多,以《明夷待訪錄》最為著名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