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行第一(節選)

世說新語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
陳仲舉(陳蕃)言為士則, 行為世範,登車攬轡,有澄清天下之志。為豫章(今江 西省南昌縣)太守,至,便問徐孺子所在,欲先看之。主簿(職官名。 為漢代以來通用的官名,主管文書簿籍及印鑑。)曰:「群情欲府君先入廨(官廨, 公家辦公的地方。)曰:「武王(古時人立而乘車, 俯而憑軾以示敬意。)商容之閭(里巷的門),席不暇暖。吾之禮賢, 有何不可!」


郭林宗(郭泰)汝南(今 河南省汝南縣),造袁奉高,車不停軌,鸞不輟軛(形容很 快地離去);詣黃叔度,乃彌日信宿。人問其故,林宗曰:「叔度汪汪如萬頃之陂,澄之不清, 擾之不濁,其器深廣,難測量也。」


荀巨伯遠看友人疾,值胡賊攻郡,友人語巨伯曰:「吾今死矣,子可去!」巨伯曰: 「遠來相視,子令吾去,敗義以求生,豈荀巨伯所行邪!」賊既至,謂巨伯曰:「大軍至, 一郡盡空,汝何男子,而敢獨止?」巨伯曰:「友人有疾,不忍委之,寧以吾身代友人命。」賊相謂曰:「 吾輩無義之人,而入有義之國。」遂班軍而還,一郡並獲全。


管寧華歆共園中鋤菜,見地有片金,揮鋤與瓦石 不異(視金猶如平常 瓦石)(撿起來)而擲去之。 又嘗同席讀書,有乘軒冕(乘車服冕冠的貴人)過 門者,讀如故,廢書出看,割席分坐,曰:「子非吾友也!」


華歆王朗俱乘船避難,有一人欲依 附,輒難之(加以阻止)曰:「幸尚寬,何為不可?」後賊追至,欲捨所攜人。曰:「本所以疑,正為此耳(本來就是因為擔心這種情形,才不願讓他上船)。既已納其自托(既然已接納別人託命於我),寧可以急相棄邪?」遂攜拯如初。世以此定之優劣。


王祥事後母朱夫人甚謹。家有一李樹,結子殊好,母恆使守之。時風雨忽至,抱樹而泣。嘗在別床眠,母自往暗斫(ㄓㄨㄛˊ;砍殺)之。值私起(起身便溺),空斫得被。既還,知母憾之不已(遺憾沒有達成目的),因跪前請死。母于是感悟,愛之如己子。


郗公(郗,音ㄔ;郗鑒,字道徽,東晉名臣。 博覽經籍,明帝時,拜為安西將軍,移車騎將軍,與王導、卞壼等同心輔政,封南昌縣公。)永嘉喪亂, 在鄉里甚窮餒。鄉人以公名德,傳共飴(給食)之。 公常攜兄子及外生(外甥)周翼二小兒往食, 鄉人曰:「各自饑困,以君之賢,欲共濟君耳,恐不能兼有所存。」公於是獨往食,輒含飯著兩頰邊,還吐與二兒。 後並得存,同過(長江)郗公亡,剡縣, 解職歸,席苫(ㄕㄢ;以蒿及茅編成的席子,居喪時使用)於公靈床頭, 心喪終三年。


庾公(庾亮)乘馬 有的盧(指凶馬),或 語令賣去(有人告訴他將馬賣掉)云: 「賣之必有買者,即當害其主,寧可不安己而移於他人哉?昔孫叔敖殺兩頭蛇以為後人,古之美談, 效之,不亦達乎?」


阮光祿(阮裕)(ㄕㄢˋ),曾有好車(好馬車),借者無不皆給。有人葬母, 意欲借而不敢言。後聞之,嘆曰:「吾有車,而使人不敢借,何以車為?」遂焚之。


範宣年八歲,後園挑菜,誤傷指,大啼。人問:「痛邪?」答曰:「非為痛,身體髮膚, 不敢毀傷,是以啼耳。」潔行廉約,韓豫章(韓伯)遺 絹百匹,不受;減五十匹,復不受。如是減半,遂至一匹,既終不受。後與同載,就車中 裂二丈(二丈絹布),云:「 人寧可使婦無褌(ㄎㄨㄣ;女性貼身的內裙)邪?」笑而受之。


《世說新語》是由南朝宋劉義慶編撰。這部書記載了自漢魏至東晉的遺聞軼事,反映了魏晉時期文人的思想言行, 和上層社會的生活面貌。全書共一千多則,每則文字長短不一,有的數行,有的只有三言兩語。《世說新語》 善用對照、比喻、誇張、與描繪的文學技巧,對後世筆記小說的影響頗大,《世說新語》也記錄了許多膾炙人 口的佳言名句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