豁然堂記

徐渭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中山之大者,若禹穴(大 禹陵)香爐蛾眉秦望(以上 皆是山名)之屬,以十數(有十幾座山峰),而小 者至不可計。至於湖,則總之稱鑒湖,而支流之別出者,益不可勝計矣。郡城隍祠,在臥龍山之臂, 其西有堂,當湖山環會處。語其似,大約繚青縈白,髻峙帶澄( 青山白水回旋纏繞,像女子的髮髻,像長絹那般清澄)。而近 俯雉堞(ㄓˋ ㄉ|ㄝˊ;城上的短牆),遠問村落。 其間林莽田隰(ㄒ|ˊ;新開墾的土地)之布錯, 人禽宮室之虧蔽(或隱或現), 稻黍菱蒲蓮芡(ㄑ|ㄢˋ;植物名。睡蓮科)之產, 耕(原文為"田"+"井")漁犁楫之具, 紛披於坻(ㄔˊ;水中高地)窪;煙雲雪月之變, 倏忽於昏旦。數十百里間,巨麗纖華,無不畢集人衿帶上。 或至遊舫冶尊(樽;酒器),歌笑互答, 若當時龜齡(南宋王十朋,字龜齡)所稱蓮 女漁郎者,時亦點綴其中。

於是登斯堂,不問其人,即有外感中攻,抑鬱無聊之事,每一流矚(瀏覽), 煩慮頓消。而官斯土者,每當宴集過客,亦往往寓庖於此。 獨(惟有)規制無法(房屋 設計缺乏章法),四蒙以辟(牆壁), 西面鑿牖(|ㄡˇ;窗戶),僅容兩軀。客主座必東, 而既背湖山,起座一觀,還則隨失。是為坐斥曠明,而自取晦塞。予病其然,悉取西南牖之, 直(只)辟其東一面(只在 東邊留下牆壁),令客座東而西向,倚几以臨即湖山,終席不去。而後向之所云諸景, 若舍(捨)塞而就曠,卻晦而即明。工既訖, 擬其名,以為莫「豁然」宜。

既名矣,復思其義曰:「嗟乎,人之心一耳。當其為私所障時,僅僅知我有七尺軀,即同室之親, 痛癢當前,而盲然若一無所見者,不猶向之湖山,雖近在目前, 而蒙以辟(牆壁)者耶? 及其所障既徹(撤), 即四海之疏(遠), 痛癢未必當吾前也,而燦然若無一而不嬰(纏繞)於 吾之見者,不猶今之湖山雖遠在百里,而通以牖者耶?由此觀之,其豁與不豁,一間耳。而私一己、 公萬物之幾(徵兆)(繫; 關聯)焉。此名斯堂者與登斯堂者,不可不交相勉者也,而直為一湖山也哉?」既以名於是義, 將以共於人也,次而為之記。


徐渭 (1521∼1593) ,明代著名的畫家、書法家、戲曲家、文學家。字文長,號天池山人, 晚號青藤道士。山陰(今浙江省紹興市)人。幼年喪父,20歲時考取秀才,以後屢試不第。 37歲在閩總督胡宗憲府中任幕僚﹐在討倭等軍務中多有籌劃。嘉靖四十四年(1565)胡宗憲 被彈劾為嚴嵩同黨,入獄自殺,徐渭懼怕牽連,一度發狂,自殺未遂,失手殺死妻子張氏, 入獄7年。晚年生活窮困潦倒、淒涼孤獨,靠賣書畫度日。徐渭發展了水墨寫意的畫法, 瀟灑飄逸,影響後世深遠。清代鄭板橋曾以五百金換徐渭石榴一枝,並願作「青藤門下走狗」。 畫家齊白石曾說:「恨不生三百年前」為青藤「磨墨理紙」。 (徐渭生平參考袁宏道著《徐文長傳》)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