遊東山記

楊士奇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洪武乙亥(洪武38年,西元1395年), 余客武昌武昌蔣隱溪先生,始吾盧陵人,年已八十餘, 好道家(老莊思想)書;其子立恭,兼治儒術, 能詩,皆意度闊略(氣度開闊,不拘小節),然深自晦匿,不妄交遊,獨與余相得也。

是歲三月朔,余三人者攜童子四五人,載酒殽(菜餚)出 遊。隱溪乘小肩輿(兩人抬的小轎子),余與立恭徒步。 天未明,東行過洪山寺二里許,折北穿小徑可(約)十里, 度松林,涉澗。澗水澄徹,深處可浮小舟,傍有盤石(大石頭)容坐十數人, 松柏竹樹之陰,森布蒙密(形容樹林濃密)。時風日和暢, 草木之葩(ㄆㄚ;花)爛然,香氣拂拂(風 輕吹的樣子)襲衣, 禽鳥之聲不一類,遂掃石而坐。

坐久,聞雞犬聲,余招立恭起,東行數十步,過小岡, 田疇(田地)平 衍(平廣)彌望(一望 無際),有茅屋十數家,遂造(前往)焉。 一叟可七十餘歲,素髮(白髮)如雪, 被(披)兩肩,容色腴澤,類飲酒者,手一卷坐庭中, 蓋齊邱《化書》。延(邀請)余兩人坐, 一媼(ㄠˇ;老婦)捧茗碗飲客。 牖(ㄡˇ;窗戶)下有書數帙,立恭探得 《列子》,余得《白虎通》,皆欲取而難於言(不好意思開口)。 叟識其意,曰:「老夫無用也。」各懷之而出。

還坐石上,指顧童子摘芋葉為盤載肉(放置肉類)立恭舉 匏壺(以乾匏製成的酒器,後泛指一般酒器。匏;ㄆㄠˊ)注酒, 傳觴(酒杯)數行。立恭賦七言近體詩一章,余和之。 酒半,有騎而過者,余故人武昌左護衛千戶(職官名。 元代設置。掌兵千人防衛地方的武官。)也,駭而笑,不下馬,徑馳去。須臾, 具盛饌(酒食),及一道士偕來。 道士岳州劉氏,遂共酌。道士出《太乙真人圖》求詩, 余賦五言古體一章書之。立恭不作,但酌酒飲道士不已。 道士不能勝(承受), 降跽(ㄐ|ˋ;長跪)謝過, 眾皆大笑。出琵琶彈數曲,立恭折竹,竅(ㄑ|ㄠˋ;挖孔)而吹之, 作洞簫聲。隱溪費無隱《蘇武慢》(詞牌名), 道士起舞蹁躚(ㄆ|ㄢˊ ㄒ|ㄢ;旋舞的樣子), 兩童子拍手跳躍隨其後。已而道士復揖立恭曰:「奈何不與道士詩?」立恭援筆書數絕句, 語益奇,遂復酌。余與立恭飲少皆醉。

起,緣澗觀魚,大者三四寸,小者如指,余糝(ㄙㄢˇ; 做成飯粒)餅餌投之,翕然(ㄒ|ˋ ㄖㄢˊ; 和順的樣子)聚,已而往來相忘也。立恭戲以小石擲之,輒(立 即)盡散不復,因共慨嘆海鷗之事(《列子》所記載的海鷗故事。 海鷗平時與人親近,一旦人有捕捉海鷗的念頭時,海鷗立即散去,不肯靠近人類),各賦七言絕詩一首。 道士出茶一餅,眾析(分)而嚼之,餘半餅, 遣童子遺(餽贈)予兩人。

已而夕陽距西峰僅丈許,隱溪呼余還曰:「樂其無已乎?」遂與及道士別。以卒從 二騎送立恭及余。時恐晚不能入城,度澗折北而西,取捷徑,望草埠門以歸。 中道(半途)隱溪指道傍岡麓顧余曰: 「是吾所營樂丘(指墳墓)處也。」又指道傍桃花語余曰: 「明年看花時,索(尋找)我於此。」

既歸,立恭曰:「是遊宜有記。」屬(剛好)未暇也。 是冬隱溪卒,余哭之。明年寒食(寒食節,清明前一天), 與立恭(事先)約詣墓下,及期,余病不果行。 未幾,余歸廬陵,過立恭宿別,始命筆追記之。未畢,立恭取讀慟哭,余亦泣下, 遂罷。然念蔣氏父子交好之厚,且在武昌山水之遊屢矣,而樂無加乎此,故勉而終記之。 手錄一通遺立恭。嗚呼!人生聚散靡常(無常), 異時或相望千里之外,展讀此文,存沒離合之感,其能已於中耶?既遊之明年 八月戊子(八月三日)記。



楊士奇(1365-1444) 明代詩文家。原名楊寓,字士奇,以字行,號東里。泰和(今江西)人。 建文元年(1399)以荐入翰林院,充史館編纂官。永樂初擢為編修,尋選入內閣進侍講,典機務, 並輔佐東宮講讀。永樂二年(1404)進左中允,五年升左諭德,兼侍講。六年,明成祖朱棣北征, 命輔太子監國。仁宗即位後,進為禮部侍郎兼華蓋殿大學士,歷少保、少傅,兼兵部尚書。 英宗即位後,與楊榮、楊溥共輔幼主,並稱「三楊」。而楊士奇最資深,為三楊之首。楊士奇 倡導雍容典雅的文風,文章內容多以歌功頌德為主,時稱為「臺閣體」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