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梅記

鍾惺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梅花在最冷的季節受到熱烈的喜愛,在最熱的季節,反而受到冷清的對待;作者藉此對社會人情世態做了批判。寫的 「幽深孤峭」,有點晦澀。

梅之冷(梅花的冷清),易知也, 然亦有極熱之候(極熱鬧的時節)。冬春冰雪, 繁花粲粲(ㄘㄢˋ ㄘㄢˋ;鮮明華美的樣子),雅俗爭赴, 此其熱時也。三四五月,累累其實,和風甘雨之所加,而梅始冷(冷清)矣。 花實俱往(花朵和梅子都凋謝),時為朱夏, 葉幹相守,與烈日爭,而梅之冷極(最冷清時候)矣。故夫看梅與詠梅者, 未有於無花之時者也(都是在花開時節才有賞梅詠梅者)

張謂(唐朝詩人)《官舍早梅》詩所詠者, 花之終,實之始也(花快要凋謝,而梅子剛要長出來的時候)。詠梅而及於實, 斯已難矣,況葉乎!梅至於葉,而過時久矣(梅樹到了葉子繁盛時,已經過了 開花時令很久了)。廷尉董崇相官南都, 在告(休假中),有《夏梅》詩, 始及於葉(歌誨夏梅葉子盛長之時)。 何者?舍(捨)葉無所為夏梅也(若 沒有梅葉就稱不上是夏梅了)。予為梅感此誼(我為梅花感念 這份情誼;指在梅花的冷清季節裡,還有人寫詠梅的詩),屬(囑)同志 者和焉(寫詩唱和), 而為圖卷(圖畫)以贈之。

夫世故有處極冷之時之地,而名實之權在焉(世間本來就有處 在極冷清的時間和地位,但卻手握名實大權的人)。巧者(靈巧的人 )乘間(趁著空檔)赴之有名實之得, 而又無赴熱之譏(不會 有趨炎附勢的譏諷)。此趨梅於冬春冰雪者之人也,乃真附熱者也。苟真為熱之所在, 雖與地之極冷,而有所必辯(分辨)焉。此詠夏梅意也。


鐘惺(1547—1625),字伯敬,號退谷,竟陵(今湖北天門)人,為明末「竟陵派」重要作家。 提倡抒寫性靈,反對摹擬古人詞句的復古文風。「竟陵派」的文學主張與「公安派」相同,但反對公安派 平易近人的文風,認為過於「俚俗」,而矯之以「幽深孤峭」的風格,刻意選用冷僻的字句,因此也產生 文章幽深難懂的弊病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