蚊對

方孝儒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天台生困暑,夜臥絺(ㄔ; 細葛布)(帳幕)中, 童子持翣(ㄕㄚˋ;大羽扇)(|ㄤˊ ;揚)於前,適甚就睡。久之,童子亦睡,投翣倚床,其音如雷。生驚寤,以為風雨且至也。 抱膝而坐,俄而耳旁聞有飛鳴聲,如歌如訴,如怨如慕,拂(輕觸)肱 刺肉,扑(撲)股噆(ㄗㄢˇ; 叮;咬)面。毛髮盡豎,肌肉欲顫;兩手交拍,掌濕如汗。引而嗅之,赤血腥然也。大愕,不知所為。蹴童子, 呼曰:「吾為物所苦,亟(速)起索燭照。」燭至,絺帷盡張。蚊數千, 皆集帷旁,見燭亂散,如蟻如蠅,利嘴飫(ㄩˋ;飽)腹,充赤圓紅。 生罵童子曰:「此非吾血者耶?爾不謹,褰(ㄑ|ㄢ;散開)帷而放之入。 且彼異類也,防之苟至,烏能為人害?」童子拔蒿(ㄏㄠ; 菊科艾屬植物的通稱)束之,置火於端(蒿草頭), 其煙勃鬱,左麾右旋,繞床數匝(周),逐蚊出門,復於生曰:「 可以寢矣,蚊已去矣。」

生乃拂席將寢,呼天而嘆曰:「天胡(為何)產此微 物而毒人乎?」童子聞之,啞而笑曰:「子何待己之太厚,而尤( 怨)天之太固(過分)也! 夫覆載(天地)之間, 二氣絪縕(|ㄣ ㄩㄣ;天地間陰陽二氣交互作用的狀態), 賦形受質,人物是分。大之為犀象,怪之為蛟龍,暴之為虎豹,馴之為麋鹿 與庸(牛)(脊椎動物 門哺乳綱靈長目猿科),羽毛而為禽為獸,裸身而為人為蟲,莫不皆有所養。雖巨細修短之不同, 然寓形於其中則一也。自我而觀之,則人貴而物賤,自天地而觀之,果孰貴而孰賤耶?今人乃自貴其貴,號為長雄。 水陸之物,有生之類,莫不高羅而卑網,山貢而海供,蛙黽(ㄇ|ㄣˇ ;動物名。昆蟲綱半翅目水黽科。體狹,色黑褐,長約一公分,群集池沼水面,捕食小蟲為生)莫逃其命, 鴻雁莫匿其蹤,其食乎物者,可謂泰(過多)矣, 而物獨不可食於人耶?玆夕,蚊一舉喙(ㄏㄨㄟˋ;嘴), 即號天而訴之;使物為人所食者,亦皆呼號告於天,則天之罰人,又當何如耶?且物之食於人,人之食於物, 異類也,猶可言也。而蚊且猶畏謹恐懼,白晝不敢露其形,瞰人之不見,乘人之困怠,而後有求焉。今有同類者, 啜栗而飲湯,同也;畜妻而育子,同也;衣冠儀貌,無不同者。白晝儼然,乘其同類之間而陵之, 吮其膏(油脂)而盬(ㄍㄨˇ ;吸食)其腦,使其餓踣於草野,流離於道路,呼天之聲相接也,而且無卹之者。今子一為蚊所, 而寢輒不安;聞同類之相噆(ㄗㄢˇ;叮;咬),而若無聞, 豈君子先人後身之道耶?」

天台生於是投枕於地,叩(拍打)心 太息(嘆息), 披衣出戶,坐以終夕。


方孝儒(1357-1402),字希直,號遜志,人稱正學先生,以文章和理學著稱。建文帝時任文學博士。 燕王發動「靖難之役」,方孝儒為建文帝謀劃,征討燕王。後來,燕兵攻入南京,建文帝失蹤, 方孝儒被俘。燕王命方孝儒起草登基詔書,不從,燕王怒,下令誅殺方孝儒十族,同時遇害者八百餘人。


搜尋Tony的旅記: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以下圖片進入)
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