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士錄

宋濂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鄧弼,字伯翊秦人也。身長七尺,雙目有紫稜(目光 銳利),開合閃閃如電。能以力雄人(稱雄於人),鄰牛方 鬥不可擘(ㄅㄛˋ;分開),拳其脊,折仆地;市門石鼓, 十人舁(ㄩˊ;抬),弗能舉,兩手持之行。然好使酒,怒視人, 人見輒避曰:「狂生不可近,近則必有奇辱。」

一日獨飲娼樓,兩書生過其下,急牽入共飲;兩生素賤其人,力拒之;怒曰: 「君終不我從,必殺君!亡命走山澤耳,不能忍君苦也!」兩生不得已從之。自據 中筵(正中席位),指左右,揖兩生坐,呼酒嘯歌以為樂; 酒酣,解衣箕踞(兩腿舒展而坐,形如畚箕,是一種隨意不拘禮節的坐法。),拔刀置案上,鏗然鳴;兩生雅聞其酒狂,欲起走,止之曰:「勿走也,亦 粗知書,君何至相視如涕唾?今日非速君飲,欲稍吐胸中不平氣耳!四庫書(經 史子集)從君問,即(如果)不能答,當血是刃。」兩生曰:「有 是哉!」遽摘七經(儒家七種經典)數十 義叩(詢問)之,歷舉傳疏,不遺一言; 復詢歷代史,上下三千年,纚纚(ㄙㄚˇ ㄙㄚˇ;連綿)如 貫珠。笑曰:「君等伏乎未也?」兩生相顧慘沮,不敢再有問。索酒披髮跳叫曰:「吾今日壓倒 老生矣!古者學在養氣,今人一服儒衣,反奄奄(|ㄢ |ㄢ ;氣息 微弱將絕欲絕),徒欲馳騁文墨,兒撫(輕視)一世豪傑, 此何可哉?此何可哉?君等休矣!」兩生素負多才藝,聞言大愧,下樓足不得成步,歸詢其所與遊,亦 未嘗見其挾冊呻吟也!

泰定(元泰定帝年號)末,德王執法西御 史臺,造書數千言,袖謁之(放於袖中前往進謁), 閽(ㄏㄨㄣ;宮門)卒 不為通。曰:「若不知關中有鄧伯翊耶?」連擊踣(倒)數人, 聲聞於王,王令隸人捽(抓)入,欲鞭之。盛氣曰: 「公奈何不禮壯士?今天下雖號無事,東海島夷,尚未臣順,間者駕海艦互巿於,即不滿所欲, 出火刀斫柱,殺傷我中國民,諸將軍控弦引矢,追至大洋,且戰且卻,其虧國體為已甚。西南諸蠻, 雖曰稱臣奉貢,乘黃屋左纛,稱制與中國等,尤志士所同憤。誠得如者一二輩,驅十萬橫磨劍伐之, 則東西止日所出入,莫非王土矣!公奈何不禮壯士?」庭中人聞之,皆縮頸吐舌,舌久不能收。王曰: 「爾自號壯士,解持矛鼓譟,前登堅城乎?」曰:「能!」「百萬軍中可刺大將乎?「曰:「能!」 「突圍潰陣得保首領乎?」曰:「能!」王顧左右曰:「姑試之。」問所需,曰: 「鐵鎧(ㄎㄞˇ;古代戰士所穿的護身鐵甲)良馬各一, 雌雄劍二。」王即命給予。陰戒善槊(ㄕㄨㄛˋ;長矛」者 五十人,馳馬出東門外,然後遣往。王自臨觀,空一府隨之。暨至,眾槊並進;虎 吼而奔,人馬辟易(退避)五十步,面目無色;已而煙塵漲天, 但見雙劍飛舞雲霧中,連斫(ㄓㄨㄛˊ;以刀斧砍削)馬首墮地, 血涔涔滴。王撫髀(ㄅ|ˋ;大腿)(歡)曰:「誠壯士!誠壯士!」命酌酒勞立飲不拜。由是狂名振一時, 至比之王鐵槍(五代後梁名將)云。

王上章薦諸天子,會丞相與王有隙,格其事不下。環視四體,歎曰:「天生一具銅觔鐵肋, 不使立勳萬里外,乃槁死三尺蒿(ㄏㄠ;植物名)下, 命也!亦時也!尚何言!」遂入王屋山為道士;後十年終。

史官(作者自稱)曰:「死未二十年, 天下大亂,中原數千里,人影殆絕。玄鳥來降失家,競棲林木間。使在,必當有以自見, 惜哉!鬼不靈則已;若有靈,吾知其怒髮上衝也!」


宋濂(1310∼1381)字景溪,號潛溪,浙江金華人。為明初散文大家, 開一代文風。他的文學主張繼承唐宋古文傳統,主張「宗經」、「文道合一」。 明太祖朱元璋稱其文章為「開國文臣之首」,劉伯溫稱其「當今文章第一」,文名遠播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