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兄軾下獄上書

蘇轍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臣聞困急而呼天,疾痛而呼父母者,人之至情也。臣雖草芥之微, 而有危迫之懇,惟天地父母哀而憐之。

臣早失怙恃,惟兄一人,相須為命。 今者,竊聞其得罪逮捕赴獄,舉家驚號,憂在不測。臣竊思念,居家在官,無大過惡, 惟是賦性愚直,好談古今得失,前後上章論事,其言不一。陛下聖德廣大, 不加譴責。狂狷寡慮,竊恃天地包含之恩,不自抑畏。頃年通判杭州及知密州, 日每遇物,托興作為歌詩,語或輕發,向者曾經臣僚繳進陛下,置而不問。感荷恩貸, 自此深自悔咎,不敢復有所為。但其舊詩已自傳播。臣誠哀愚於自信,不知文字輕易, 跡涉不遜,雖改過自新,而已陷於刑辟,不可救止。之將就逮也, 使謂臣曰:「早衰多病,必死於牢獄,死固分也。然所恨者,少抱有為之志, 而遇不世出之主,雖齟齬於當年,終欲效尺寸於晚節。今遇此禍,雖欲改過自新, 洗心以事明主,其道無由。況立朝最孤,左右親近,必無為言者。惟兄弟之親, 試求哀於陛下而已。」

臣竊哀其志,不勝手足之情,故為冒死一言。昔漢淳于公得罪,其女子緹縈, 請沒為官婢,以贖其父。漢文因之遂罷肉刑。今臣螻蟻之誠,雖萬萬不及緹縈, 而陛下聰明仁聖,過於漢文遠甚。臣欲乞納在身之官,以贖兄,非敢望末減其罪, 但得免下獄死為幸。兄所犯,若顯有文字,必不敢拒抗不承,以重得罪。 若蒙陛下哀憐,赦其萬死,使得出於牢獄,則死而復生,宜何以報!臣願與兄, 洗心改過,粉骨報效,惟陛下所使,死而後已。

臣不勝孤危迫切,無所告訴,歸誠陛下,惟寬其狂妄,特許所乞, 臣無任祈天請命激切隕越(比喻失職)之至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