巢谷傳

蘇轍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巢谷,字元修。父中世眉山農家也, 少從士大夫讀書,老為里校師。幼傳父學,雖樸而博。舉進士京師, 見舉武藝者,心好之。素多力, 遂棄其舊學,畜弓箭,習騎射。久之業成,而不中第。

聞西邊多驍勇,騎射擊刺為四方冠,去游秦鳳涇原間,所至友其秀傑。 有韓存寶者,尤與之善。教之兵書,二人相與為金石交。熙寧中,存寶為河州將, 有功,號熙河名將,朝廷稍奇之。會瀘州乞弟擾邊,諸郡不能制,乃命存寶出 兵討之。存寶不習蠻事,邀至軍中問焉。及存寶得罪,將就逮,自料必死, 謂曰:「我涇原武夫,死非所惜,顧妻子不免寒餓,橐(ㄊㄨㄛˊ; 袋子)中有銀數百兩,非君莫使遺之者。」許諾, 即變姓名,懷銀步行,往授其子,人無知者。存寶死,逃避間,會赦乃出。 予以鄉閭故,幼而識之,知其志節,緩急可托者也。

予之在朝,浮沉里中,未嘗一見。紹聖初,予以罪謫居筠州,自, 自。予兄子瞻,亦自再徙昌化,士大夫皆諱與予兄弟遊, 平生親友無復相聞者。獨慨然自眉山誦言,欲徒步訪吾兄弟。聞者皆笑其狂。元符二年春正月, 自梅州遺予書曰:「我萬里步行見公,不自意全,今至矣。不旬日必見,死無恨矣。」 予驚喜曰:「此非今世人,古之人也。」既見,握手相泣,已而道平生,逾月不厭。 時年七十有三矣,瘦瘠多病,非復昔日元修也。將復見子瞻海南,予憫其老且病, 止之曰:「君意則善,然自此至數千里,復當渡海,非老人事也。」曰:「我 自視未即死也,公無止我。」留之不可,閱其橐中,無數十錢,予方乏困,亦強資遣之。 船行至新會,有蠻隸竊其橐裝以逃,獲於新州從之至,遂病死。予聞,哭之失聲, 恨其不用吾言,然亦奇其不用吾言而行其志也。

趙襄子厄於晉陽知伯決水圍之。城不沉者三版, 縣(ㄒㄩㄢˊ;繫、掛)斧而 爨(ㄘㄨㄢˋ;以火燒煮食物),易子而食,群臣皆懈, 惟高恭不失人臣之禮。及襄子張孟談計, 三家之圍解,行賞群臣,以為先。曰:「晉陽之難,惟無功, 曷為先之?」襄子曰:「晉陽之難,群臣皆懈,惟不失人臣之禮, 吾是以先之。」於朋友之義,實無愧高恭者,惜其不遇襄子, 而前遇存寶,後遇予兄弟。予方雜居南夷,與之起居出入,蓋將終焉,雖知其賢, 尚何以發之?聞有子涇原軍中,故為作傳, 異日以授之。始名,及見之循州,改名云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