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昌九曲亭記

蘇轍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子瞻(蘇軾)遷於齊安, 戶於江上。齊安無名山,而江之南武昌(湖北省鄂城縣,並非今日的武昌)諸山, 陂阤(ㄊㄨㄛˊ;陂阤:險阻不平坦的)蔓延, 澗谷深密。中有浮圖精舍,西曰西山,東曰寒溪。 依山臨壑,隱蔽松櫪(同櫟;植物名。殼斗科麻櫟屬,落葉喬木。), 蕭然絕欲,車馬之跡不至。每風止日出, 江水伏息,子瞻杖策載酒,乘漁舟亂流而南。山中有二三子, 好客而喜遊,聞子瞻至,幅巾(古代以縑全幅所做的頭巾。)迎笑, 相攜徜徉而上。窮山之深,力極而息,掃葉席草,酌酒相勞,意適忘反,往往留宿於山上。 以此居齊安三年,不知其久也。

然將適西山,行於松柏之間,羊腸九曲而獲少(稍)平, 遊者至此必息。倚怪石,蔭茂木,俯視大江,仰瞻陵阜(土山),旁矚溪谷,風雲變化, 林麓向背,皆效於左右。有廢亭焉,其遺址甚狹,不足以席眾客。 其旁古木數十,其大皆百圍千盡,不可加以斤斧。子瞻每至其下, 輒睥睨終日。一旦大風雷雨,拔去其一,斥其所據, 亭得以廣。子瞻與客入山視之,笑曰:「玆欲以成吾亭耶?」 遂相與營之。亭成而西山之勝始具,子瞻於是最樂。

昔余少年,從子瞻遊,有山可登,有水可浮,子瞻未始不褰裳先之。 有不得至,為之悵然移日。至其翩然獨往,逍遙泉石之上,擷林卉, 拾澗實,酌水而飲之,見者以為仙也。蓋天下之樂無窮,而以適意為悅。 方其得意,萬物無以易之;及其既厭,未有不灑然自笑者也。譬之飲食, 雜陳於前,要之一飽,而同委於臭腐。夫孰知得失之所在?惟其無愧於中, 無責於外,而姑寓焉。此子瞻之所以有樂於是也。  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