吳氏浩然堂記

蘇轍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新喻吳君,志學而工詩,家有山林之樂,隱居不仕, 名其堂曰「浩然」,曰:「孟子,吾師也,其稱曰:『我善養吾浩然之氣。』 吾竊喜焉,而不知其說,請為我言其故。」余應之曰:「子居於江,亦嘗觀於江乎? 秋雨時至,溝澮(ㄎㄨㄞˋ;細小的水流)盈滿, 眾水既發,合而為一,汪濊淫溢,充塞坑谷。然後滂洋東流, 蔑(ㄇ|ㄝˋ;輕侮)洲渚,乘丘陵,肆行而前, 遇木而木折,觸石而石隕,浩然物莫能支。子嘗試考之,彼何以若此浩然也哉?」

「今夫水無求於深,無意於行,得高而渟, 得下而流,忘己而因物,不為易勇,不為險怯。故其發也,浩然放乎四海。 古之君子,平居以養其心,足乎內,無待乎外,其中潢漾,與天地相終始。 止則物莫之測,行則物莫之御。富貴不能淫,貧賤不能憂。行乎夷狄、患難 而不屈,臨乎死生、得失而不懼,蓋亦未有不浩然者也。故曰:『其為氣也,至大至剛, 以直養而無害,則塞乎天地。』今余將登子之堂,舉酒相屬,擊槁木(乾枯的木頭)而歌, 徜徉乎萬物之外,子信以為能浩然矣乎?」

元豐四年七月九日,眉山蘇轍記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