論魯隱公

蘇軾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公子翬(ㄏㄨㄟ)請殺桓公以求 太宰(公子翬為了得到宰相的職位, 唆使魯隱公殺害桓公。桓公為隱公異母弟。)隱公曰:「為其少故也。吾將授之矣。 (因為桓公年紀還小,所以我才接位;將來我打算傳位給他) 使營菟裘(城市名。春秋時魯邑,在今山東省泗水縣北。), 吾將老焉。」懼,反譖(ㄗㄣˋ;毀謗)公 於桓公而殺之(公子翬懼怕 陰謀外洩,反而在桓公面前毀謗隱公,唆使桓公殺死了隱公。)

蘇子曰:盜以兵擬(揣度)人,人必殺之。 夫豈獨其所擬,塗(道路)之人皆捕擊之矣。塗之人 與盜非仇也,以為不擊,則盜且并殺己也。隱公之智,曾不若塗之人, 哀哉!隱公惠公繼室之子也。其為非嫡,與均耳 (隱公與桓公都非嫡子,繼承權相同),而長於隱公追 先君之志(惠公欲傳位給桓公,而桓公年紀小,故傳位給隱公), 而授國焉,可不謂仁乎?惜乎其不敏於智也。使隱公而讓(魯隱公若能殺死公子翬,而再讓位給桓公), 雖何以尚茲(則伯夷、叔齊也比不上魯隱公的德性)

驪姬欲殺申生而難里克,則施優來之。二世欲殺扶蘇而難李斯,則趙高來之。 此二人之智,若出一人,而受禍亦不少異。里克不免於惠公之誅,李斯不免於 二世之戮,皆無足哀者。吾獨表而出之,以為世戒。君子之為仁義,非有計於利害。 然君子之所為,義利常兼,而小人反是。李斯趙高之謀,非其本意, 獨畏蒙氏之奪其位,故勉而聽。使之言,即召百官、陳六師而斬之, 其德於扶蘇,豈有既乎?何蒙氏之足憂。釋此不為,而具五刑於市,非下愚而何。

嗚呼,亂臣賊子,猶蝮蛇也。其所 螫(ㄕˋ;含有毒腺的蛇、蟲等用牙或針鉤刺人畜)草木,猶足以殺人, 況其所噬齧者歟。鄭小同高貴鄉公侍中,嘗詣司馬師有密疏未屏也, 如廁還,問小同:「見吾疏乎?」曰:「不見。」曰:「寧我負卿,無卿負我。」 遂酖(ㄓㄣˋ;使喝毒酒)之。王允之王敦夜飲, 辭醉先寢。錢鳳謀逆,允之已醒,悉聞其言, 慮疑己,遂大吐,衣面皆污。果照視之,見允之臥吐中,乃已。哀哉小同! 殆哉岌岌乎允之也。孔子曰:「危邦不入,亂邦不居。」有以也夫。 吾讀史得魯隱公晉里克秦李斯鄭小同王允之五人,感其所遇禍福如此, 故特書其事。後之君子,可以覽觀焉。


蘇軾(1037-1101),字子瞻,號東坡居士。宋朝蜀郡眉山人。北宋大文學家、書畫家, 世稱蘇東坡。嘉祐二年進士,歷官中書舍人、翰人學士,及密州、徐州、湖州、杭州、穎州 、定州等郡守。

蘇軾因反對王安石變法,亦反對後來保守派的做法,因此多次遭眨,曾因「烏臺詩案」下獄, 幾乎喪命。在文學上則有極大成就,詩詞、散文、書法、繒畫,樣樣精通,詞的成績最為突出, 開創詞壇「豪放派」之風,改變了晚唐、五代以來綺靡的詞風。蘇軾的古文亦極著名, 有「韓潮蘇海」之稱,與古文大師韓愈齊名。與父親蘇洵、弟蘇轍合稱「三蘇」,父子三人 同時名列唐宋八大家。著有 《東坡全集》及《東坡樂府》詞集傳世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