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深父墓誌銘

王安石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吾友深父,書足以致其言,言足以遂其志。志欲以聖人之道為己任,蓋非至於命弗止也。 故不為小廉曲謹以投眾人耳目,而取捨、進退、去就,必度義於仁義。 世皆稱其學問文章行治,然真知其人者不多,而多見謂迂闊,不足趨時合變。 嗟呼!是乃所以為深父也。令深父而有以合乎彼,則必無以同乎此矣。

嘗獨以謂天之生夫人也,殆(大概)將以壽考(高壽)成其才,使有待而得顯,以施澤於天下。 或者誘其言以明先王之道,覺後世之民。嗚呼!孰以為道不任於天,德不酬於人? 而今死矣。甚哉!聖人,君子之難知也!以孟軻之聖,而弟子所 願止於管仲晏嬰,況餘人乎?至於揚雄,尤當世之所賤簡,其為門人者, 一侯芭而已。書以為勝《周易》。《易》,不可勝也。尚不為知者。 而人皆曰:古之人生無所遇合,至其沒久而後世莫不知。若者,其 沒皆過千歲,讀其書,知其意者甚少。則後世所謂知者,未必真也。夫此兩人以老而終, 幸能著書,書具在,然尚如此。嗟乎深父!其智雖能知;其行於為, 雖幾可以無悔;然其志未就,其書未具,而既早死,豈特無所遇於今, 又將無所傳於後!天之生夫人也,而命之如此,蓋非余所能知也。

深父,本河南王氏。其後自光州固始福州之侯官,為侯官者三世。 曾祖諱某,某官。祖諱某,某官。考諱某,尚書兵部員外郎。 兵部葬穎州汝陰,故今為汝陰人。深父嘗以進士補亳州真衛縣縣主簿, 歲餘自免去。有勸之仕者,輒辭以養母。其卒以治平二年七月二十八日, 年四十三。於是朝廷用薦者以為某軍節度推官,知陳州南頓縣事。書下而深父死矣。 夫人曾氏,先若干日卒。子男一人,某,女二人,皆尚幼。諸弟以某年某月某日, 葬父某縣某鄉某里,以曾氏副。銘曰:

鳴呼深父!維德之仔肩(仔肩,任也), 以迪祖武(武,足也;祖武,祖先的績業)。 厥艱荒遐,力必踐取。莫吾知庸,亦莫吾侮。神則尚反,歸形於土(神靈將返回人間, 形骸則歸於泥土)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