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子齋記

王安石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天子諸侯謂之「君」,卿大夫謂之「子」,故之為此名也,所以命天下之 有德(所以稱呼天下有德者為君子)。 故天下之有德,通謂之君子。有天下、諸侯、卿大夫之位,而無其德,可以謂之君子, 蓋稱其位也(稱讚他的地位)。有天子、諸侯、卿大夫之德而無其位, 可以謂之君子,蓋以稱其德也(稱讚他的道德)。 位在外也,遇而有之,則人以其名予之,而以貌(外表)事之。德在我也,求而有之, 則人以其實予之,而心服之。夫人服之以貌而不以心,與之名而不以實,能以其位終身而無謫者,蓋亦幸而已矣。 故古之人以名為羞,以實為慊(ㄑ|ㄢˋ;不足), 不務服人之貌,而思有以服人之心(君子重道德而輕爵位,以德服人而非以名服人)。 非獨如此也,以為求在外者,不可以力得也。故雖窮困屈辱,樂之而弗去,非以夫窮困屈辱為人之樂者在是也,以夫窮困屈辱不 足以概吾心為可樂也已。

河南君主簿於洛陽,治齋(書房、學舍)於其官 而命之曰「君子」。君豈慕夫在外者,而欲有之乎?豈以為世之小人眾,而躬行君子者獨我乎? (世人多追求名位的多,惟獨我能追求君子之德)由前則失己, 由後則失人(追求名位,則失去自我;追求德性,則不苟於眾人),吾知君 不為是也,亦曰勉於德已。蓋所以榜於其前,朝夕出入觀焉,思古人之所以為君子,而務及之也。 獨仁不足以為君子,獨智不足以為君子,仁足以盡性,智足以窮理,而又通乎命, 此古之人所以為君子也。雖然,古之人不云「德輶(猶)如毛, 毛猶有倫」(「德輶如毛」是指德輕得像羽毛一樣,形容施行仁德非常容易; 「毛猶有倫」,指毛髮的輕還是有倫類可比;形容追求道德極為容易),未有欲之而不得也(道德是內在的, 只要肯追求,一定能夠獲得)。然則君之為君子也,孰御焉。故余嘉其志,而樂為道之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