材論

王安石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天下之患,不患材(人才)之 不眾(多),患上之人不欲其眾(不 擔心沒有人才,而擔心在上位的人不追求人才); 不患士之不為,患上之人不使其為也(不擔心士不想有作為,而擔心在上位的人不想要士有所作為)。 夫材之用(人才的運用), 國之棟樑也,得之則安以榮,失之則亡以辱。然上之人不欲其眾、不使其為者,何也﹖是有三蔽(蒙蔽)焉。 其敢蔽者,以為吾之位可以去辱絕危,終身無天下之患,材之得失無補於治亂之數, 故偃然(停止追求人才)肆吾之志,而卒入於敗亂危辱,此一弊也。 又或以謂吾之爵祿貴富足以誘天下之士,榮辱憂戚在我,吾可以坐驕天下之士,而其將無不趨我者, 則亦卒入於敗亂危辱而已,此亦一蔽也。又或不求所以養育取用之道, 而諰諰然(ㄒ|ˇ ㄒ|ˇ;害怕、 恐懼的樣子)以為天下實無材,則亦卒入於敗亂危辱而已,此亦一蔽也。 此三蔽者,其為患則同。然而用心非不善,而猶可以論其失者,獨以天下為無材者耳。蓋具心非不欲用天下之材, 特未知其故也。

且人之有材能者,其形何以異於人哉?惟其遇事而事治,畫策而利害得, 治國而國安焉,此其所以異於人者也。上之人苟不能精察之、審用之, 則雖抱之智,且不能自異於眾,況其下者乎? 世之蔽者方曰:「人之有異能於其身,猶錐之在囊,其末立見, 故未有有其實(真才實學)而不可見者也。」此徒有見於 錐之在囊,而固未睹(看見)夫馬之在廄也。 駑驥(劣馬與千里馬)雜處,飲水食芻,嘶鳴啼齧, 求其所以異者蓋寡(無法看出良馬劣馬的差別)。 及其引重車,取夷路,不屢策,不煩御,一頓其轡而千里已至矣。 當是之時,使駑馬並驅,則唯傾輪絕勒,敗筋傷骨,不舍晝夜而追之, 遼(遙遠)乎其不可以及也, 夫然後騏驥騕褭(|ㄠˇ ㄋ|ㄠˇ;古代駿馬的名字)與 駑駘(ㄋㄨˊ ㄊㄞˊ;駑、駘皆資質低劣的馬)別矣。 古之人君,知其如此,故不以天下為無材,盡其道以求而試之。試之之道,在當其所能而已。

南越之修簳(ㄍㄢˇ;一種細竹子。可製為箭桿。), 簇以百鍊之精金,羽以秋鶚(ㄜˋ;動物名。鴟鴞目。)之 勁翮(ㄐ|ㄥˋ ㄏㄜˊ;堅勁的鳥羽),加強弩之上而 擴(原字為「弓+廣」)之千步之外, 雖有犀兕(ㄙˋ;古代一種似牛的野獸)之捍, 無不立穿而死者,此天下之利器,而決勝覿武之所寶也。然而不知其所宜用,而以敲扑(拿利箭來 做敲擊工具),則無以異於朽槁之梃(棍棒)。 是知雖得天下之瑰材傑智,而用之不得其方,亦若此矣。古之人君,知其如此, 於是銖量(錙與銖都是極小的計算單位,用以比喻極細微。)其能而審處之, 使大者小者、長者短者、強者弱者無不適其任者焉。如是則士之愚蒙鄙陋者,皆能奮其所知以效小事,況其賢能智力卓犖者乎? 嗚呼!後之在位者,蓋未嘗求其說而試之以實也,而坐曰天下果無材, 亦未之思而已矣。 

或曰:「蓋古之人於材有以教育成就之,而子獨言其求而用之者,何也?」 曰:「天下法度未立之先,必先索天下之材而用之;如能用天下之材, 則能復先王之法度。能復先王之法度,則天下之小事無不如先王時矣, 況教育成就人材之大者乎?此吾所以獨言求而用之之道也。」

噫!今天下蓋嘗患無材。吾聞之,六國合從,而辯說之材出;並世, 而籌畫戰鬥之徒起;唐太宗欲治,而謨(ㄇㄛˊ;謀略、計畫)謀諫諍 之佐來。此數輩者,方此數君未出之時,蓋未嘗有也;人君苟欲之,斯至矣(只要人君肯追 求人才,則人才隨時會冒出來)。今亦患上之不求之、不用之耳。 天下之廣,人物之眾,而曰果無材可用者,吾不信也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