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人書

王安石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嘗謂文(文章)者,禮教治政云爾。 其書諸策而傳之人,大體歸然而已(王安石認為文章之目的在講求經用濟世)。 而曰「言之不文(沒有文采),行之不遠」云者, 徒謂「辭(文采)之不可以已也」,非聖人作文之本意也。(王安石強調文章是聖人用以做為禮教治 政的工具,重視文章的「實質內容」,而反對過於注重文學的「華麗形式」。)

孔子之死久,韓子(韓愈)作, 望聖人於百千年中,卓然也。獨子厚(柳宗元)名與並,子厚比也,然其文卒配以傳, 亦豪傑可畏者也。韓子嘗語人文(寫文章的技巧)矣, 曰云云,子厚亦曰云云。疑二子者,徒語人以其辭(文章技巧)耳, 作文之本意,不如是其已也(王安石認為韓柳兩人只是告訴別人一些作文的技巧, 而沒有特別強調寫文章的目的)孟子曰:「君子欲其自得之也。自得之,則居安;居之安,則資之深; 資之深,則取諸左右逢其源。」(所謂「蓄道德而後文章」)獨謂孟子之云爾, 非直施於文而已,然亦可托以為作文之本意。 且自謂文者(文章的目的),務為有補於世而已矣。所謂辭(文辭技巧)者, 猶器之有刻鏤繪畫也(文辭形式之美,猶如器物有刻鏤繪畫的外飾)。誠使巧且華, 不必適用(器物有美麗的外飾,未必適用);誠使適用,亦不必巧且華。 要之以適用為本,以刻鏤繪畫為之容而已(器物以適合使用為目的, 刻鏤繪畫等外觀只是美化器物而已)。 不適用,非所以為器也。不為之容,其亦若是乎?否也。然容亦未可已也(也不能不注重文采),勿先之,其可也。(只是不能先一味追求文辭寫作的技巧而忽略 了文章的內容及目的)

某學文久,數挾此說以自治。始欲書之策而傳之人,其試於事者,則有待矣。 其為是非邪?未能自定也。執事正人也,不阿其所好者,書雜文十篇獻左右, 願賜之教,使之是非有定焉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