答司馬諫議書

王安石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某啟:昨日蒙教,竊以為與君實(司馬光,字君實)游處相好之日久, 而議事每不合,所操之術(學說見解)多異故也。雖欲強聒(ㄍㄨㄚ;喧嘩、吵耳; 指辯解),終必不蒙見察,故略上報,不復一一自辯。重念蒙君實視遇厚,於反覆不宜鹵莽, 故今具道所以,冀君實或見恕也。

蓋儒者所重,尤在於名實(名目與實際);名實已明,而天下之理得矣。 今君實所以見教者,以為侵官、生事、征利、拒諫,以致天下怨謗也。某則以謂:受命於人主,議法度而修之 於朝廷,以授之於有司,不為侵官;舉先王之政,以興利除弊,不為生事;為天下理財,不為征利;闢邪說, 難壬人(ㄖㄣˊ ㄖㄣˊ;奸佞之人),不為拒諫。 至於怨誹之多,則固前知其如此也(改革會招致人怨,是本來 就知道有這種結果)。人習於苟且非一日,士大夫多以不恤國事、同俗自媚於眾為善。 上乃欲變此,而某不量敵之眾寡,欲出力助上以抗之,則眾何為而不洶洶(喧鬧)然?盤庚之遷, 胥(視察;等待)者民也, 非特朝廷士大夫而已。盤庚不為怨者故改其度,度義而後動,是而不見可悔故也。 如君實責我以在位久,未能助上大有為,以膏澤(恩惠)斯民, 則某知罪矣,如曰今日當一切不事事,守前所為而已,則非某之所敢知。

無由會晤,不任區區(小;自稱的謙詞)嚮往之至!

(司馬光寫了一封長達三千三百字的書信,批評王安石推行新法引起天下騷然 及民怨;王安石回此信,短短不到四百字,針對新法內容理財、整軍、富國、強兵等措施提出辯解,理足氣盛,充份展現 王安石勁悍簡潔的文章風格。)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