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池記

曾鞏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臨川之城東,有地隱然而高,以臨於溪,曰新城新城之上有池窪然而方以長, 曰王羲之墨池者,荀伯子《臨川記》云也。羲之嘗慕張芝,臨池學書, 池水盡黑,此為其故跡,豈信然邪?

羲之之不可強以仕,而嘗極東方,出滄海, 以娛其意於山水之間,豈其徜徉肆恣(放縱而不受約束), 而又嘗自休於此邪?義之之書晚乃善(到了晚年才善於書法), 則其所能,蓋亦以精力自致者,非天成也。(墨池相傳是王羲之臨池學習書法之地, 因洗硯台而將池水染成墨色。曾鞏認為王羲之成為書法名家乃是苦練而成,強調後天學習的重要性。藉此與州學舍的教育宗旨相呼應, 以勉勵後學之士。)然後世未有能及者,豈其學不如彼邪?則學固豈可以少哉!況欲深造道德者邪?

墨池之上,今為州學舍。教授王君盛恐其不彰也,書「晉王右軍墨池」之六字於楹間以揭之, 又告於曰:「願有記。」推王君之心,豈愛人之善,雖一能不以廢, 而因以及乎其跡邪?其亦欲推其事以勉學者邪?夫人之有一能, 而使後人尚(尊崇)之如此。況仁人莊士之遺風餘思, 被(ㄆㄧ;影響)於來世者如何哉!

慶曆八年九月十二日曾鞏記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