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歐陽內翰第一書

蘇洵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內翰(歐陽修)執事:布衣窮居,嘗竊有嘆。以為天下之人,不能皆賢,不能皆不肖。 故賢人君子之處於世,合必離,離必合。往者天子方有意於治,而范公(范介淹)在 相府,富公(富弼)為樞密副使,執事 與余公(余靖)蔡公(蔡襄)為諫官,尹公(尹洙)馳騁上下,用力於兵 革之地。方是之時,天下之人,毛髮絲粟之才,紛紛然而起,合而為一。而也, 自度其愚魯無用之身,不足以自奮於其間,退而養其心,幸其道之將成, 而可以復見於當世之賢人君子。不幸道未成,而范公西,富公北, 執事與余公蔡公分散四出,而尹公亦失勢,奔走於小官。時在京師, 親見其事,忽忽仰天嘆息,以為斯人之去,而道雖成,不復足以為榮也。 既復自思,念往者眾君子之進於朝,其始也,必有善人焉推之;今也, 亦必有小人焉間(離間)之。 今之世無復有善人也,則已矣!如其不然也,吾何憂焉? 姑養其心,使其道大有成而待之,何傷?退而處十年,雖未敢自謂其道有成矣, 然浩浩乎,其胸中若與曩者(昔日)異。而余公適亦有成功於南方, 執事與蔡公復相繼登於朝,富公復自外入為宰相,其勢將復合為一。 喜且自賀,以為道既已粗成,而果將有以發之也。既又反而思其向之 所慕望愛悅之而不得見之者,蓋有六人。今將往見之矣,而六人者已有范公尹公二人亡焉, 則又為之潸然出涕以悲。嗚呼,二人者不可復見矣! 而所恃以慰此心者,猶有四人也,則又以自解。思其止於四人也,則又汲汲欲一識其面, 以發其心之所欲言。而富公又為天子之宰相,遠方寒士未可遽以言通於 其前,余公蔡公遠者又在萬里外,獨執事在朝廷間,而其位差不甚貴,可以叫 呼扳援而聞之以言。而飢寒衰老之病,又痼(ㄍㄨˋ;根生蒂固, 難以治療矯正的)而留之,使不克自至於執事之庭。夫以慕望愛悅其人之心, 十年而不得見,而其人已死,如范公尹公二人者,則四人之中,非其勢不可遽(忽然、突然)以言通者, 何可以不能自往而遽已也?

執事之文章,天下之人莫不知之,然竊自以為之知之特深,愈於天下之人。 何者?孟子之文,語約而意盡,不為巉刻斬絕(比喻艱深難懂)之言,而其鋒不可犯。韓子之文, 如長江大河,渾浩流轉,魚黿(ㄩㄢˊ;動物名。爬蟲綱鱉科。)蛟龍, 萬怪惶惑,而抑遏蔽掩,不使自露, 而人自見其淵然之光,蒼然之色,亦自畏避,不敢迫視。執事之文,紆餘(ㄩ ㄩˊ;形容文章曲折)委備, 往復百折,而條達疏暢,無所間斷。氣盡語極,急言竭論,而容與(安閒自得)閑易, 無艱難勞苦之態。此三者,皆斷然自為一家之文也。惟李翱(ㄠˊ)之文, 其味黯然而長,其光油然而幽,俯仰揖讓,有執事之態。陸贄之文,遺言措意,切近的當,有執事之實。 而執事之才,又自有過人者。蓋執事之文,非孟子韓子之文,而歐陽子之文也。 夫樂道人之善而不為諂者,以其人誠足以當之也。彼不知者,則以為譽人以求其悅己也。 夫譽人以求其悅己,亦不為也,而其所以道執事光明盛大之德,而不自知止者, 亦欲執事之知其知我也。

雖然,執事之名滿於天下,雖不見其文,而固已知有歐陽子矣。而也, 不幸墮在草野泥塗之中,而其知道之心,又近而粗成。而欲徒手奉咫尺之書, 自托於執事,將使執事何從而知之,何從而信之哉?少年不學,生二十五年, 始知讀書,從士君子游。年既已晚,而又不遂刻意厲行,以古人自期。 而視與己同列者,皆不勝己,則遂以為可矣。其後困益甚, 然每取古人之文而讀之,始覺其出言用意,與己大別。時復內顧, 自思其才則又似夫不遂止於是而已者。由是盡燒曩時所為文數百篇, 取《論語》、《孟子》、《韓子》及其他聖人、賢人之文,而兀然端坐, 終日以讀之者七八年矣。方其始也,入其中而惶然,博觀於其外, 而駭然以驚。及其久也,讀之益精,而其胸中豁然以明, 若人之言固當然者,然猶未敢自出其言也。時既久,胸中之言日益多, 不能自制,試出而書之,已而再三讀之,渾渾乎覺其來之易矣。 然猶未敢以為是也。近所為《洪範論》、《史論》凡七篇,執事觀其如何? 嘻,區區(忠誠、愛戀)而自言,不知者又將以為自譽以求人之知己也。惟執事思其十 年之心如是之不偶然也而察之!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