項籍

蘇洵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吾嘗論項籍(項羽)有取天下之才,而無取天下之慮(戰略)曹操有取天下之慮, 而無取天下之量;玄德有取天下之量,而無取天下之才。故三人者, 終其身無成焉。且夫不有所棄,不可以得天下之勢;不有所忍,不可以盡天下之利。 是故地有所不取,城有所不攻,勝有所不就,敗有所不避。其來不喜,其去不怒, 肆天下之所為而徐制其後,乃克有濟。

嗚呼!項籍有百戰百勝之才,而死於垓下,無惑也。吾觀其戰於鉅鹿也, 見其慮之不長、量之不大,未嘗不怪其死於垓下之晚也。方之渡河,沛公始整 兵向關,於此時若急引軍趨,及其鋒而用之,可以據咸陽, 制天下。不知出此,而區區與將爭一旦之命,既全鉅鹿而猶徘徊河南新安間,至函谷,則沛公咸陽數月矣。夫人既已 安沛公而仇,則其勢不得強而臣。故雖遷沛公漢中, 而卒都彭城,使沛公得還定三秦,則天下之勢在不在雖 百戰百勝,尚何益哉!故曰:兆垓下之死者, 鉅鹿之戰也。

或曰:「雖然,必能入乎?」曰:「項梁死,章邯不足慮,故移兵伐, 有輕心,而良將勁兵盡於鉅鹿誠能以必死之士,擊其輕敵寡弱之師,入之易耳。 且亡之守關,與沛公之守,善否可知也。沛公之攻關,與之攻,善否又可知也。 以之守而沛公攻入之,沛公之守而攻入之,然則亡之守,不能入哉?」

或曰:「可入矣,如救何?」曰:「虎方捕鹿,羆據其穴,搏其子, 虎安得不置鹿而返。返則碎於羆明矣。軍志所謂『攻其必救』也。 使入關,王離涉間必釋自 救。據關逆擊其前,與諸侯救者十餘壁躡其後,覆之必矣。 是一舉解之圍,而收功於也。 戰國時,救之。田忌引兵疾走大梁, 因存而破。彼宋義號知兵,殊不達此,屯安陽不進,而曰待敝。吾恐未敝, 而沛公先據關矣。俱失焉。」

是故,古之取天下者,常先圖所守。諸葛孔明荊州而就西,吾知其無能為也。 且彼未嘗見大險也,彼以為劍門者可以不亡也。吾嘗觀之險,其守不可出, 其出不可繼,兢兢而自完猶且不給,而何足以制中原哉。若夫之故都, 沃土千里,洪河大山,真可以控天下,又烏事夫不可以措足如劍門者而後曰險哉! 今夫富人必居四通五達之都,使其財布出於天下,然後可以收天下之利。 有小丈夫者,得一金,櫝而藏諸家,拒戶而守之,嗚呼!是求不失也, 非求富也。大盜至,劫而取之,又焉知其果不失也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