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國

蘇洵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六國破滅,非兵不利,戰不善,弊在賂而力虧,破滅之道也。

或曰:「六國互喪,率賂耶?」曰:「不賂者以賂者喪。蓋失強援,不能獨完, 故曰『弊在賂』也」。以攻取之外,小則獲邑,大則得城。較之所得,與戰勝而 得者其實百倍。諸侯之所亡,與戰敗而亡者,其實亦百倍。則之所大欲,諸侯之所大患, 固不在戰矣。思厥先祖父暴(ㄆㄨˋ;同曝)霜露、 斬荊棘以有尺寸之地。子孫視之不甚惜,舉以予人, 如棄草芥。今日割五城,明日割十城,然後得一夕安寢,起視四境,而兵又至矣。 然則諸侯之地有限,暴之欲無厭,奉之彌繁,侵之愈急,故不戰而強弱勝負已判矣。 至於顛覆,理固宜然。古人云:「以地事,猶抱薪救火,薪不盡,火不滅。」此言得之。

人未嘗賂,終繼五國遷滅,何哉?與嬴(接近得勝者)而不助五國也。 五國既喪,亦不免矣。之君,始有遠略,能守其土,義不賂。是故雖小國而後亡, 斯用兵之效也。至荊卿為計,始速禍焉。嘗五戰於秦,二敗而三勝。後者再,李牧連卻之, 洎(ㄐ|ˋ;到、及)以讒誅,邯鄲為郡。惜其用武而不終也。且革滅殆盡之際,可謂智力孤危, 戰敗而亡,誠不得已。向使三國各愛其地,人勿附於,刺客不行,良將猶在, 則勝負之數,存亡之理,當與相較,或未易量。

嗚呼!以賂之地封天下之謀臣,以事之心禮天下之奇才,並力西向, 則吾恐人食之不得下咽也。悲夫,有如此之勢,而為人積威之所劫, 日削月割以趨於亡,為國者無使為積威之所劫哉!

夫六國與,皆諸侯,其勢弱於,而猶有可以不賂而勝之之勢。苟以天下之大, 下而從六國破亡之故事,是又在六國下矣。

(北宋積弱不振,以堂堂大國之尊,卻對契舟遼國採取納幣輸絹的低姿態,以求苟安。 蘇洵這篇文章具有時代意義,批判了當時政府賄賂遼國的不當外交政策。)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