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氏文集序

歐陽修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予友蘇子美(蘇舜欽,字子美,北宋詩人)之 亡後四年,始得其平生文章遺稿於太子太傅(杜衍)之 家,而集之以為十卷。子美杜氏婿也,遂以其集歸之,而告於公曰: 「斯文,金玉也。棄擲埋沒,糞土不能銷蝕。其見遺於一時,必有收而寶之於後世者。 雖其沒而未出,其精氣光怪,已能常自發現,而物不能掩也。故方其擯斥摧挫、流離窮厄之時, 文章已自行於天下,雖其怨家仇人,及嘗能出力而擠之死者,至其文章,則不能少毀而掩蔽之也。 凡人之情,忽近而貴遠,子美屈於今世猶若此,其伸於後世宜如何也!公其可無恨。」

予嘗考前世文章政理之盛衰,而怪唐太宗致治幾乎三王之盛,而文章不能革五代之餘習。 後百有餘年,之徒出,然後元和之文始復於古。衰兵亂, 又百餘年而聖興,天下一定,晏然無事。又幾百年,而古文始盛於今。自古治時少而亂時多, 幸時治矣,文章或不能純粹,或遲久而不相及。何其難之若是歟?豈非難得其人歟?苟一有其人, 又幸及出於治世,世其可不為之貴重而愛惜之歟?嗟呼吾子美,以一酒食之過(註1), 至廢為民而流落以死;此其可以歎息流涕,而為當世仁人君子之職位宜與國家樂育賢材者惜也!

子美之齒(年齡)少於予, 而予學古文反在其後。天聖之間,予舉進士於有司,見時學者務以言語聲 偶摘裂(指當時流行的駢四儷六,浮艷空泛的西崑體文章),號為 「時文」,以相誇尚。而子美獨與其兄才翁參軍伯長作為 古歌詩雜文,時人頗共非笑之,而子美不顧也。其後天子患時文之弊,下詔書諷勉學者以近古 。由是其風漸息,而學者稍趨於古焉。獨子美為於舉世不為之時,其始終自守,不牽世俗趨舍, 可謂特立之士也。

子美官至大理評事、集賢校理而廢,後為湖州長史以卒,享年四十有一。 其狀貌奇偉,望之昂然(高傲的樣子)而即之 溫溫(柔和的樣子),久而愈可愛慕。其材雖高,而人亦不甚嫉忌, 其擊而去之者,意不在子美(當時官場保守派蓄意打擊革新派 的政治人物,如范仲淹、富弼、杜衍等人。蘇子美為杜衍的女婿,又是范仲淹所推舉的,所以亦被捲入這場政治風 波之中)。賴天子聰明仁聖, 凡當時所指名而排斥,二三大臣而下,欲以子美為 根而累之者,皆蒙保全,今並列於榮寵。雖與子美同時飲酒得罪之人,多一時之豪俊,亦被收採, 進顯於朝廷。而子美獨不幸死矣,豈非其命也?悲夫!

廬陵歐陽修序。

註1:北宋慶歷五年(1405年), 進奏院舉行祭神活動,蘇舜欽等人把祭神活動剩餘的廢紙變賣,所得金錢用於吃喝應酬。 這種賣廢紙湊酒錢是當時一種不成文的官場陋習。蘇舜欽也是這麼做。這時, 范仲淹的政治對手王拱宸(御史中丞)抓住這個把柄,於是向皇帝報告蘇舜欽等人用公款大吃大喝。 結果導致杜衍、范仲淹、富弼被罷免職務,「慶曆新政」因此而失敗。為什麼蘇舜欽這件小案子導致如此嚴重 結果,其原因在於杜衍、范仲淹二人為政治同盟,而蘇是杜衍的女婿且是范仲淹推薦的官員。王拱宸逮到這個 機會,小題大作,藉此扳倒杜衍、范仲淹這兩個政敵。


歐陽修(1007∼1072),字永叔,吉州廬陵(今江西吉安縣)人。北宋政治家、文學家, 唐宋古文八大家之一。字永叔,號醉翁,晚年又號六一居士。廬陵(今江西吉安)人。 仁宗天聖八年(1030年)進士。次年任西京(今洛陽)留守推官,與梅堯臣、尹洙結為至交, 互相切磋詩文。後因支持政治改革,批評時政,多次遭貶謫,至饒州、夷陵、滁州等地。
宋仁宗嘉祐二年,歐陽修知禮部貢舉,主持進士考試,力倡古文以救時弊,使文風為之一變。 英宗時,官至樞密副使、參知政事、兵部尚書。歐陽修為宋代文壇領袖人物,創導古文運動, 被列為唐宋八大家之一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