答韋中立論師道書

柳宗元

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

二十一日,宗元白:

辱書云欲相師(以為我師),僕道不篤,業甚淺近, 環顧其中,未見可師者。雖常好言論,為文章,甚不自是也。不意吾子自京師來蠻夷間,乃幸見取。 僕自卜固無取,假令有取,亦不敢為人師。 為眾人師且不敢,況敢為吾子師乎?

孟子稱:「人之患在好為人師。」由氏以下,人益不事師。今之世, 不聞有師,有輒嘩笑之,以為狂人。獨韓愈奮不顧流俗,犯笑侮,收召後學, 作《師說》,因抗顏而為師。世果群怪聚罵,指目牽弔,而增與為言辭。以是得狂名, 居長安,炊不暇熱,又挈挈而東,如是者數矣。屈子賦曰:「邑犬群吠,吠所怪也。」 僕往聞庸之南,瓻B少日,日出則犬吠,余以為過言。前六七年,僕來南,二年冬, 幸大雪,逾嶺被南越中數州,數州之犬,皆蒼黃吠噬狂走者累日,至無雪乃已, 然後始信前所聞者。今韓愈既自以為之日,而吾子又欲使吾為之雪, 不以病乎?非獨見病,亦以病吾子。然雪與日豈有過哉?顧吠者犬耳。度今天下不吠者幾人, 而誰敢炫怪於群目,以召鬧取怒乎?

僕自謫過以來,益少志慮。居南中九年,增腳氣病,漸不喜鬧,豈可使呶呶者早暮咈吾耳、 騷吾心?則固僵僕煩憒,愈不可過矣。平居望外,遭齒舌不少,獨欠為人師耳。 抑又聞之,古者重冠禮,將以責成人之道,是聖人所尤用心者也。數百年來,人不復行。 近有孫昌胤者,獨發憤行之。既成禮,明日造朝至外庭,薦笏言於卿士,曰: 「某子冠華」。應之者咸憮然。京兆尹鄭叔則,怫然曳笏卻立,曰:「何預我邪?」 廷中皆大笑。天下不以非鄭尹而快孫子,何哉?獨為所不為也。今之命師者大類此。

吾子行厚而辭深,凡所作,恉恢恢然有古人形貌,雖僕敢為師,亦何所增加也? 假而以僕年先吾子,聞道著書之日不後,誠欲往來言所聞,則僕固願悉陳中所得者。 吾子苟自擇之,取某事去某事,則可矣。若定是非以教吾子,僕材不足,而又畏前所陳者, 其為不敢也決矣。吾子前所欲見古文,既悉以陳之,非以耀明於子,聊欲以觀子氣色, 誠好惡如何也。今書來,言者皆大過。吾子誠非?譽誣諛之徒,直見某故然耳。

始吾幼且少,為文章,以辭為工。及長,乃知文者以明道,是固不苟為炳炳烺烺、 務采色、誇聲音而以為能也。凡吾所陳,皆自謂近道,而不知道之果近乎,遠乎? 吾子好道而可吾文,或者其於道不遠矣。故吾每為文章,未嘗敢以輕心掉之, 懼其剽而不留也;未嘗敢以怠心易之,懼其弛而不嚴也;未嘗敢以昏氣出之, 懼其偃蹇而驕也。抑之欲其奧,揚之欲其明,疏之欲其通,廉之欲其節, 激而發之欲其清,固而存之欲其重,此吾所以羽翼夫道也。本之書以求其質, 本之《詩》以求其琚A本之《禮》以求其宜,本之《春秋》以求其斷,本之《易》 以求其動,此吾所以取道之原也。參之穀梁氏以厲其氣,參之以暢其支, 參之以肆其端,參之《國語》以博其趣,參之《離騷》以致甚幽, 參之太史公以著甚潔。此吾所以旁推交通而以為之文也。

凡若此者,果是耶,非耶?有取乎?抑其無取乎?吾子幸觀焉、擇焉,有餘以告焉。 苟亟來以廣是道,子不有得焉,則我得矣,又何以師云爾哉? 取其實而去其名,無吠怪,而為外廷所笑,則幸矣!宗元白。


【站內蒐尋】

自訂搜尋

【Online線上人數】

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,歡迎線上試閱(點選書籍圖片進入)

●電子書依類別顯示(旅行地圖、臺灣遊記、臺灣寫真、臺灣歷史、古文選集),請點選此處